芭乐视频二维码下载安卓

哈哈哈……

李雪的声音刚落,就听到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狂笑声。

“真是可笑。竟然有人还想着和李师兄竞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名略显猖狂的声音响了起来。

齐天等人回头看去,看到有五六个修仙者正在大步流星朝着这边走过来,为首的乃是一个看起来有点油头粉面的男子,带着点婴儿肥,眯眯眼。

“老林,你可算是来了。快点救我。”被虎妞踩在爪子下的程桂荣喊道。

这时候,站在齐天身边的王海燕向齐天介绍着来人,这人是天鹰殿的弟子,林旭刚,练气九层,修为境界虽高,但是只打通了二十一条经脉,距离二十二条经脉的生死线,还差了一条。他和程桂荣都是天鹰殿精英弟子李宏彬的追随者,两人号称是李宏彬的左右护法。

林旭刚看了程桂荣一眼,眼神中闪过那么一丝不屑,一直以来,天鹰殿总是将他和程桂荣并列,但他是完看不上程桂荣的,论修为境界,他比程桂荣高一层,论打通经脉的数量,他也是多一条。如果不是李宏彬在上面压着,他早就收拾这个摆正不了自己位置的程桂荣一眼了。

“老程,你还有脸让我救你。咱们宏门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竟然连一个畜生都打不过,我要是你,早就咬舌自尽了。”林旭刚根本没有要出手去救程桂荣的意思,他把目光重新移到了王海燕的身上,道:“我当时是谁呢?原来是海燕老弟。怎么?这方天地容不下你,要跳出来跟我们李师兄争抢县师资格了?”

说起来,王海燕的天赋要比林旭刚高一些,他才练气八层,就打通了二十一条经脉,和林旭刚持平,可是等到他晋升练气九层的时候,至少还能顾再打通一条经脉,也就是说他将来有很大可能会晋升到筑基期,但是林旭刚除非是有天大的机缘,否则的话,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从心理上来讲,王海燕不怵林旭刚,但是若论眼前的实力,他确实不如林旭阳。虽然说练气期的时候,修为境界的晋升不会带来力量的太多变化,但是修为境界高比起低修为境界的修仙者来讲,还是有一些优势的,比方说经脉提供力量的持久性上,再比如对身体的掌控上等等。

撇开这些不说,林旭刚背靠以李宏彬为首的宏门,他呢,追随者是有几个,但是和宏门一比,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林师兄说笑了。我在进入炼瀛境之前,确实有争抢县师资格的想法,但是这几个月在炼瀛境的历炼,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还有太多需要锤炼自己的地方,出任一县县师,可能不但不会造福一方,相反还会给地方上带来麻烦。所以,我已经打算退出这次的县师筛选战了。”

薰衣草花园中的甜美少女

这是王海燕的心里话,促使他改变想法的可不是李宏彬,而是齐天。这个比他小了差不多十岁,修为境界比他低了很多的小师弟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太大了。

李宏彬是很强,但是他还真的就没有佩服过他,但是对齐天,他是真的服了。他是真的没有信心去和齐天同台竞技,与其将来丢人,还不如早早退出,免得后面丢人。

不过林旭刚却误会了王海燕的话,他还以为王海燕是慑于李宏彬的威名,这才选择退出县师筛选战,他哈哈笑道:“往常,我总觉得你王海燕眼高于顶,今天一见,发现有时候,你还是很识时务的嘛。”

就在这时,程桂荣喊道:“老林,你不要让王海燕骗了。他要是真是识时务,放弃参加县师筛选战,那么刚才我让他给咱们宏门捐赠财货,助李师兄在县师筛选战中登顶,就不应该拒绝了,还把我和弟兄们打成这样。”

林旭刚眼珠一转,道:“不错,既然你已经放弃参加县师筛选战,那么就把你们在炼瀛境的收获都捐赠出来吧。我给你们一个宏门外围成员的资格,只需要捐赠总收获的八成,剩下的两成,你们留着自己用。”

王海燕、李雪等人脸色一变,这个林旭刚比程桂荣更黑,后者只要一半多点,林旭刚直接就是八成,这是要敲骨吸髓,把他们变成他们宏门的奴隶。

程桂荣哈哈大笑起来。“该,让你们刚才不给我,现在来了一个更狠的。老林,让他们捐,一定不能放过他们。他们这次在炼瀛境收获极大,我收到内线消息,他们这次的收获总价值在超过了一千万两白银,得让他们多吐出来点。”

“什么?”林旭刚闻言,两眼瞪大,放出来闪耀的贼光,“超过千万两白银的财货?好啊,太好了。这次李师兄夺取县师筛选战的头名有望了。”

不怪林旭刚这么激动,别看这次定国国师府派出了包括齐天在内的五六百名弟子前来炼瀛境历炼,但是真正有大收获的,还真是没有几个。像齐天这样,能够接连杀死多个土著修仙者,缴获对方的财货为己有的,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更多的时候,定国国师府的弟子在这边,首先要考虑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杀敌缴获,根本就不是他们的首要考虑目标。

尤其是最后,土著修仙者集结数千人,摆成隔离大阵,所有要想返回安屋的定国国师府弟子都要从隔离大阵中闯过去,不知道多少定国国师府弟子惨死在隔离大阵中,他们的小命连带着他们在炼瀛境的收获,都烟消云散了。

如此一来,能够带到安屋这边来的财货,就显得弥足珍贵。在这种情况下,多达一千余万两白银的缴获,其意义到底有多大,那就不言而喻了。

“王海燕,你要是识时务,就痛痛快快地给我们宏门上供一千万两白银的财货,我可以回头在李师兄那里美言几句,让你在我们宏门做个第三护法。我这可是良言相劝,希望你能够听得进去,别逼着我动手。”林旭刚一挥手,跟着他来的几个宏门成员都亮出了兵刃,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林护法真是好大的威风呀。”就在这时,一名一身红衣的女修仙者带着几个女弟子走了过来。

林旭刚看到这个女修仙者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眯,神色中有几分忌惮。“原来是李师妹驾到。是不是我们吵到你了?你别见怪,我们办完事,马上就走。”

红衣女修哼了一声,道:“林旭刚,你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硬抢同门师兄弟的财货,我们天鹰殿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光了。告诉你,王海燕师兄,今天我罩定了。你要是识相,就赶快滚。还有,以后少叫我师妹,咱们俩的关系没那么好。”

林旭刚的脸一沉,道:“李雨蔓,你什么意思?这是我们宏门看上的买卖,你难道要横刀夺爱,截胡不成?”

红衣女修李雨蔓,她是天鹰殿中被人称为最天才的弟子之一,别看她只有十九岁,但是已经是练气八层的修为境界了,经脉更是打通了二十三条之多,按照现在修仙者每层只能打通三条经脉的情况来讲,她几乎是将每一层修为境界都修炼到了极致。按照修仙界近几千年来的历史来看,李雨蔓将来百分之百能够晋升筑基期,就算是更高境界的金丹期,那也是有很大的机会去争取一下的。

李雨蔓不屑地笑了笑,道:“什么叫横刀夺爱?我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王海燕师兄,别怕,有我罩着你,今天我看谁敢动你的财货一根手指头。”

王海燕苦笑,他可是知道李雨蔓的一些事情,这位同样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说是要罩着他,那没错,但是罩着他,可不是白罩着的,他事后肯定要大出血,要不然,让李雨蔓给惦记上,以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他看了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齐天一眼,犹豫着是不是要请齐天出手。以他对齐天的了解,齐天贪图他财货的可能性倒是不大,但是他要真的请齐天出手,不给齐天一点报酬,肯定说不过去,多少都得意思一下。这倒是没什么,花掉一些财货,就能够结交到齐天这样前途无量的师弟,他乐意至极。问题是他担心他要是请齐天出手,齐天不肯出手,他该怎么办?何况,他还得替齐天考虑一个问题,为了他,就让齐天得罪以李宏彬为首的宏门,还有李雨蔓这样的天才师姐,到底是不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如果他给予齐天的报酬,不能和齐天帮他所要付出的代价相当的话,那么他请齐天出手,就不是和齐天结交了,而是害了齐天。齐天要是因此而嫉恨上他,那他就得不尝试了。

林旭刚的脸色很不好看,李雨蔓非要横插一杠子,这让他想独吞王海燕他们的财货,好方便他到李宏彬那里邀功的想法,彻底泡了汤。不过他也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把李雨蔓给招惹来了的,要是时间再拖长一会儿,不定又会把那尊大神给惊动了。这事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