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色版app污下载安卓丝瓜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嗜血恶魔一刀砍中夜行人的身体,却没受伤,心中不禁惊奇,转头间只见被血线牵连的十五人中有一人血线断了,人摔在地上再也不动:“原来如此,这十五个人已经成了她的替命。”

   夜行人双臂大开,做了一个花朵打开的动作,层层叠叠的菊瓣闪烁着妖异的血芒在她双臂之外绽开:“血祭刺血红芒!”

   菊瓣散,化成百梭血芒直刺人心。

   嗜血恶魔凌空后翻,骨刀上散出青色光华,劲招使出:“破天兽震!”

   血芒和青光撞在一起,发出巨响,青光力道不减冲散血芒,直逼夜行人而来。

   夜行人抛出镰刀挡在身前,在空中转动的黑色月镰忽然一变,变成两轮互相扣在一起的黑色月形轮环。月形轮环各自高速旋转,散出萤冷的光芒,轰的一声挡住了强力的一击,但强大的力流仍震得月环后的夜行人飘行而退。

   气浪过后,嗜血恶魔已不见了踪影,夜行人落在墙的另一边,单手伸出探回月环,从体内连出去的十几根血线也消失了。

   十四名扎尔博格的私人护卫,失去了血线支持,立刻变成了十四具死尸。

   “嗜血恶魔吗?实力还不错。”夜行人到已有城卫队赶来,身影一动,飞至半空瞬移消失了。

   离战斗地点十几条街外,夜行人从空中飞下落在别人家的小楼上。她双脚刚刚落站,身后就响起了一阵掌声。

   “真漂亮,又有新手段了,嗜血恶魔要是再不走,恐怕要死在手下了。”

   山花烂漫处闻香识女人

   听到这个声音,夜行人浑身一震,一回头就到冰稚邪坐在房檐上面带笑容。她摘下面纱道:“他并没有用出力。”

   “难道就用了力吗?”冰稚邪道:“刚才的战斗,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用。”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本是一场不必要的战斗。”琳达向他走去问道:“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正要去家,路过附近,没想到就碰上了。”冰稚邪牵过她的手,一把将她拦在了怀了,笑着道:“两年不见,是不是想我了?”

   “说呢?”琳达眼媚如丝顺势坐在他的膝盖上。

   冰稚邪抚摸在琳达的身体上,双手慢慢地向一些敏感的地带滑去。

   就在这时,琳达手前突然变出光阵,一下打在冰稚邪的心口,接着又是一招黑暗魔法打在他小腹上。

   冰稚邪哇的一声惨叫,身体飞了出去。琳达凌空踏步追上,黑色短棒再出,变成月魂杖刀,刀首聚起强大魔力,一下杵在他的胸口。冰稚邪被刀杖按在了地下,杵在胸口的魔力扩散化为黑阵。

   琳达赤着脚轻轻落在房顶,眼中已现出杀意。

   冰稚邪躺在地上,完动弹不了,身体渐渐变得僵硬起来,他生气道:“干什么?”

   琳达道:“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丈夫?”

   “冒充?”冰稚邪道:“我就是冰稚邪……”话没说完,一枝带刺的藤鞭已抽在他脸上。

   琳达手持玫瑰刺藤冷冷道:“哼,冰稚邪从来不会用那样的口吻对说我出那样的话,再敢骗我,我就杀了。”

   冰稚邪笑了:“要想杀了丈夫就动手吧,我就是冰稚邪。”

   琳达眉头一凝:“以为我不敢吗?”手中一动,印在冰稚邪身上与房顶的黑阵立刻长出许黑玫瑰藤,它们一圈一圈的缠在冰稚邪身上,并且越勒越紧。

   冰稚邪只觉得剧痛钻心而来,这些黑玫瑰藤上的红刺都有剧毒,只要划破一点皮肤,其痛苦比拿铁锤把手指头砸碎了还要痛。

   琳达用杖刀指着他的脖子道:“说,到底是谁?”

   冰稚邪痛苦难当,但仍然不肯松口,道:“我说了,我就是冰稚邪,就是亲爱的好丈夫。”

   “为什么还要胡说呢?明知道我已经赶来了。”另一个冰稚邪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飞到琳达身边,随后而来的还有幼帝琪瑞儿。

   影笑了:“嘿,到痛苦我就高兴。”

   冰稚邪头上流着冷汗,身上布满了血丝,道:“我痛苦也会痛苦。”

   影道:“这有什么关系,到别人痛苦的样子,我就有一种满足感,不管这种痛苦是不是来自我自己。”

   琳达突然见又来了一个冰稚邪,心里大感诧异。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复杂,琳达。”冰稚邪不等她问,自己解释起来。

   琳达道:“的意思是,他是另一个?”

   冰稚邪点头。

   琳达又道:“但我又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冰稚邪。”

   冰稚邪说了几件他们之间比较**的一些事情。

   琳达道:“……真的是冰稚邪!”

   琪瑞儿呵呵笑了:“天天想着盼着老公快点来,今天一来就来了两个。呵呵,赚了。”

   琳达瞪了琪瑞儿一眼,但眼前的情况确实让她不知所措。呆了呆,又问道:“可是怎么又会成为两个?”

   冰稚邪吸了一口气道:“我使用了龙零……”

   夜,已过三点,华勒家,卧室。

   冰稚邪正赤着上身趴在床上,让琳达给自己擦药。身上的荆棘毒伤已被压制,吃了止痛药也就不疼了,僵硬的身体也完恢复了,只等毒性慢慢解除就行了。

   “事情就是这样吗?”琳达一边涂药,一边听说冰稚邪的述说。

   冰稚邪动了动脑袋:“嗯。”

   “擦好了。”琳达盖上药盖,伏在冰稚邪身上,搂着道:“那和他之间怎么能说是一个人?他只不过是龙零影制造出来的一个化身啊。”

   “到这道伤了吗?”冰稚邪摸着脸上的伤疤。

   “这是……我那根藤条造成的伤疤。”琳达道:“我刚才就很奇怪了,怎么会……难道……”

   冰稚邪又点了一下头:“嗯,我和他之间身体和一切感知能力是互通的。”

   琳达脸色微微一变,她心里隐隐感觉不妙,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冰稚邪道:“意思是我到的他也能到,我听到的他也能听到,我个人的一切感觉,包括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他通通都能感觉。说简单点,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而且感同身受。”

   琳达一下从冰稚邪身上弹开了,抱着胸口惊慌道:“是说现在……”

   冰稚邪苦笑道:“所以我刚才劝是不是要穿好衣服再给我涂药。”

   这时,卧室的房门打开了,影裹着浴袍站在门口道:“喂,换的衣服在哪儿?”

   琳达抱着胸口赶紧飞过去,一脚踹在了影的脸上:“出去!”然后把门一关。

   影揉了揉鼻子抱怨道:“喂喂,该的我都已经到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就算现在要画成油画都没问题。再说我也是丈夫啊,琳达不能这么偏心呀。哎呀,流鼻血了。”

   琳达又急又气,转头到床上的冰稚邪果然也仰面躺在床上流鼻血,心里顿时慌如乱麻,红着脸问道:“那从今以后,我……我和那个的时候,他……”

   冰稚邪坐在床上,额上流下了一滴汗。

   门外的影又道:“所以说嘛,不用避讳我,我跟里面那位根本就是一个人,躲也没用。”

   琳达对门口叫道:“不行,那也不行。”

   门外影道:“怎么不行?除非连老公也不要了,另找一个。”

   “,浑蛋!”琳达捂着耳朵坐在门角,这下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平时对人即冷酷又妖邪,可面对冰稚邪时,却又点像个小孩子。

   冰稚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如果琳达一定要把影当成另外一个人,那只有互不接触才能办到,否则不管她跟谁做什么事情,对方都能感同身受。

   琳达呆呆的坐在门角不知道该怎么办。

   门外的影等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道:“算了算了,我困了。今天晚上肯定是不会让我进去睡觉了,我还是到其它房间睡吧,还好房间也多。咦对了,我要不要去找个舞女回来呢?”

   琳达一愣,着冰稚邪,脸上立时现出怒容:“敢!”

   影哈哈一笑,进了另一间屋。

   琳达打开门对冰稚邪道:“也出去。”

   冰稚邪也不多说什么,出了房间。

   ‘砰’的一声,琳达把门关得紧紧得了。

   冰稚邪摇了摇头,舒了一口气,也找了间屋去睡。

   坐在围栏上的琪瑞儿到这一切,咯咯笑道:“有意思,这下家里热闹了。”

   这天晚上,影睡得很香,冰稚邪也睡得很熟,多日来的长途奔波,身的疲劳得到了彻底的放松,睡起觉来也舒服多了。琪瑞儿也睡了,睡在她松软的小床上,仅管她睡着时,她的人偶和娃娃活跃得就像两个淘气的小孩。波恩和波恩两兄弟睡得很离谱,这屋里各个地方他们似乎都能睡,包括睡在硌人的楼梯上。这一晚,只有琳达没睡,好不容易盼来了冰稚邪,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

   “龙零,该死的龙零……!”琳达蜷缩在被子里,狠狠的骂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