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是一个蘑菇的漫画app

按理来说,在二十二根天柱之中,星力世界即便不是最为牢固的世界,也能排入三甲。

所以就算出现危机,绝对不会出现倾覆之险。

退一万步讲,出现倾覆之险也不会如此快破碎,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今天五疆猿族走个背字,火力世界刚刚沉入虚无,星力世界随之破碎,溅射的流光不计其数。

此情此景说明一个道理,世事无绝对,万里面有个一,千万不要将认知当回事儿,认知就是用来打破的,颠覆才是硬道理。

那些权重猿王勃然大怒,纷纷过问此事!

要说一根天柱崩毁还能说是偶然,两根天柱一起完蛋,无论如何都不能用偶然来解释了。

很多猿王暗自猜测,这些年大家没有多关注多元宇宙学府,是不是出现了蛀虫?在幕后中饱私囊,否则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那些守卫都是吃干饭的吗?

星力世界破碎波及广大区域,随着碎片不断飞射,将影响推动到其他世界。

令大多数猿王傻眼的一幕出现了,金力世界轰然巨响,眼见出现非常不好的苗头,难道今天的霉运还没有到头?他们将失去第三根天柱。

接下来的情景验证了一句话,怕什么来什么。

没有任何响声,金力世界代表的天柱向内凹陷进去一块,虽然中途一点点停了下来,并没有真正崩溃,可是这一变故引发了信任危机。

薄荷味的纯真少女让人清爽

天柱竟然变得如此脆弱,那么以前倾注海量资源修建多元宇宙学府,以它们作为天柱和盾牌是否值得?

真若等到宇宙出现巨变,这些天柱能挺过量变级冲击吗?答案似乎就在眼前,看着很悬!

学府计划,诸天计划,时序计划,黑匣计划,这是整个五疆猿族高层推动的四大计划,然而第一个计划运行到今天,似乎存在巨大问题。

“查,一定要彻查此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万载祥云之中传来话音,令那些猿王变得诚惶诚恐起来,似乎这道声音出现比天柱倾塌还要叫他们震惊。

再说周烈,他仍然处于火力世界底层,感觉心神与身体之间的距离远到不可描述。

若非处于五疆宇宙,距离在某种程度上不能成为阻碍,否则他的心神早就溃散了。

换做四疆宇宙漫说隔着这么远,就算千里之遥都要意识涣散。

此界坠入无边虚无,所有通道都已断裂,周烈是不是也会像那些学员一样,成为火力世界的永久居民?

确实有这种可能,不过他坚信路是人走出来的,东决深渊或许就有出路。

此一时,彼一时,既然这具身躯得到机缘恢复过来,周烈就想带着身躯和炼火锤一起回去。

毕竟这套装备十分难得,没准以后还能冒充猿族。

另外做猴子做久了竟然有些习惯,不知道将这具身躯带回人族世界会不会化作域外妖魔?

处于深渊底层,时间变得十分古怪。有时候变得极快,有时候又变得极慢,还好手中掌握着混沌炉,可以燃起炉火观察时间流速。

周烈非常小心,他总是走一步看十步。

处在这种凶险环境中,绝对不能将自己陷入那种瞬息万年的时间湍流之中,只要陷进去就和死掉差不多。

“轰……”

“轰轰……”

上方有大块岩石坠落下来,周烈亲眼看到一具尸体打身边儿飘过。

那正是此前追击他的火眼金睛猿王,腰间宝刀已经变得斑驳不堪,飘过去不久是,干瘪尸身就开始破散。

与此同时,很多岩石窸窸窣窣散逸,化作丝丝缕缕细沙飘向远方。

周烈察觉到一种现象,大块岩石之中往往有一些坚硬晶石经得起时间侵蚀,它们在时间湍流冲击下显露而出,继续朝着黑暗深处坠落。

细心想来,按照这种模式筛矿,深渊底层会不会遍布矿石?而且都是那种经得起岁月雕琢的高阶宝矿。

“看来得加快下潜速度了,不过仍然要小心,在深渊之中穿空大意不得。”

周烈说着在脚下画出一圈儿纤细火线,身影消失不见。

等到他再次出现时,竟然顺着一道十倍速时间激流向下滑行万里之遥。

接下来他选取正确方向,蹭一道百倍时间激流的“热度”。

在精妙操控下,他让自己增数百倍,在极短时间内扎下去很深很深。

期间遭遇一次风险,差点陷入一片时间凝滞区。

幸好他反应及时,点燃炉火荡起波纹,否则几年后出来都有可能。

不知道过去多久,也不知道下潜多深,时间和深度仿佛失去了意义。

周烈总觉得即将到底,可是底部一次又一次刷新记录。

途中看到零零碎碎晶矿,确实有一些好东西,可是量实在太少了,不值得伸手捞取。

随着进一步加大力度下潜,再好的耐性都要消耗掉。

这里根本就没有底吗!唯一让周烈坚持到现在的原因是,引力!

对,就是引力。

身体仍在坠落,不过经过某个临界点后,引力正在变小。

或许他已经穿过火力世界,可惜远近一片漆黑,看不到一颗星辰,这让他无从定位。

又过了很久,周烈变得麻木,完全就是机械式操作。

此刻,他只为寻得一个答案,看看那已经弱不可察的引力究竟来自何方?

终于,黑暗之中出现一点柔和亮光,让他的神情微微一怔,赶紧快马加鞭赶了过去。

接下来他看到一幕奇景。

前方飘浮着一座小岛,姑且不说岛上遍布晶石,单说岛上一物让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那是一棵大树,离奇之处在于,这株大树就像用许多方方正正晶石砌出来的一样。

很难想象他是如何生长出来的,或者就像眼前看到的情景一样,他真的是一株砌出来的大树,和砌墙是一个概念。

周烈慢慢靠近小岛。

站在远处观察不觉得怎样,等到靠近才觉得自己渺小。

树上随便一颗方方正正果实都有两人之高,更不要说那些如同宏伟城墙的叶片了。

问题是手边没有储物宝具,他最多搂一把矿石走人,入宝山空手而归,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