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官网地址6dounaicom

滚滚的火浪席卷而过,在山峰的一面,连同山前数里的地区,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色地带,即便在邹横停止施法之后,这条地带上面的火焰,都没有完全熄灭。

而那原本灵魂附身在尸体上,过来先跟邹横交涉的术士,早已经被吓得退了回去,虽然已经足够重视对手了,可邹横表现出的实力,还是超过了那术士的预料,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控制的这些尸体,既然如此轻易的就被化为了灰烬。

要知道这些尸体,虽然不是他最重要的炼尸,可多少也是花了他一些心血的,平时在与人斗法的时候,只需要派出这些尸体,大多数时候就能够解决问题。

那每一具尸体,都能够爆发出几千斤的力量,速度也不慢,操控起来很灵活,而且防御力堪称是刀枪不入,就连水火也无法对付。

可是如今,邹横带着驱邪效果的火焰,却如此轻易地将这几具尸体化为了灰烬,这真的有些吓到那位术士了。

邹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油灯,这件法器如今他使用最多的时候,还是在他修炼明光清净法的时候,即便是带着祛邪效果的火焰,能够克制那些炼尸,可这威力也的确有些不太正常。

仔细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油灯,邹横很快就发现了这盏油灯和以前的一些不同之处。

也许是因为自己一直用这盏油灯,来修炼明光清净法的缘故吧,油灯的火焰现在所散发出的力量中,那种驱邪效果似乎增强了一些,而且在火光的照耀下,有一种和他修行明光清净法的时候很类似的一种让人感到宁静的感觉。

因为邹横对于油灯太熟悉的缘故,加上他最近这段时间,拿出油灯的时候,都是在他修炼明光清净法的时候,倒是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 直到今天才发现。

“这倒是有意思了!”

邹横摩挲着手中的油灯,他发现油灯的这种变化? 可能并不是偶然,而且明光清净法的修行方式,所带来的一种影响。

修行术法的时候,用到各种媒介很正常? 但在各种根本法的修行之中,会用到外物一起辅助修行的却是很少。

校园美女黑白运动衫操场美拍

邹横目前知道的根本法之中? 也就只有那么少数的几门? 会用到外物辅助修行? 而明光清净法? 又是其中最为特殊的? 不像其他的根本法? 所借助的外物是什么辅助药物、器物之类的? 这门根本把所需要的,是火焰所提供的光明。

可能正是因为这门根本法的特殊? 所以油灯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这种变化对邹横来说应该是良性的,甚至有可能? 这就是一种独特的炼器法。

邹横很想现在就研究一下油灯的这种变化,不过目前的情况显然不太允许? 因为在他解决了那些尸体之后,真正来找麻烦的那些术士,现在已经过来了。

将目光重新投向前方,邹横看到有一群人向着自己走来,人数足足有**个,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面容看起来有些阴郁的老者,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让邹横也感觉到了有些危险。

“蕴神术士,这麻烦还真的不小!”

在看到这名老者之后,邹横就知道,对方是一位蕴神境界的术士,心中顿时更加谨慎了起来。

不过到了此时此刻,邹横心中也没有太多惊慌的念头,马上就要和一位蕴神高手对上了,邹横心中的战意却更加浓了。

之前和邪异不死骷交手,邹横对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而这些日子以来,邹横实力又有所进步,如今的他,还真的想要尝试一下,自己如果对付一个蕴神境界高手的话,能否战而胜之。

看着那一群人靠近,邹横目光变得越来越锐利,视线已经牢牢锁定在了那个老者的身上。

那个蕴神境界的老者,也感觉到了邹横锐利的目光,他的双眼同样向着邹横望了过去,看着站在山顶居高临下俯视他们的邹横,老者语气冰冷的开口道。

“异国小辈,心狠手辣,下来受死吧!”

邹横听到老者的话,他也开口回应道:“前辈让我下来受死,是不是先报上一个名号,好让我知道来的是哪位高手?”

“老夫炼尸流派,程明!”

听到邹横的话之后,那位老者如他所说,报上自己的名号,只是让邹横有些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还是一个流派的,不过他以前在大仓国都,并没有遇到过炼尸流派,也没有听人提起过,对于这个流派他很陌生。

“倒是晚辈有些孤陋寡闻了,之前还没有听说过炼尸流派的名字,今天有幸见到了,看来要向前辈讨教一下,该讲的道理之前已经讲过了,在此也无需多言,前辈是准备直接自己上,还是先让你身后的人上,又或者准备一拥而上!”

之前没有听说过对方流派的名字,不过这个时候,邹横也不在意这些小问题,直接开口就把话题引向了正题。

明明是一群人来找他的麻烦,可这时候邹横所说的话,感觉对战斗的热情,比起这一群人还要迫切。

程明等人听到了邹横的话之后,一个个脸上却都带上了怒容,听邹横这意思,好像故意来找麻烦的是他们,可在他们看来,他们是来向邹横讨一个公道的。

虽然刚才邹横的喊话,他们一群人都已经听到了,可是都没有太把邹横的话听进去,顶多是心中稍微有些怀疑,但如今来都来了,不可能因为一点点怀疑,就动摇他们此行的目的,所以现在不管真相如何,他们就认定了是邹横在挑战之中,心狠手辣杀掉了那两个术士,他们现在是来讨个公道的。

至于说之所以如此的原因,那实在是太好理解了,首先,那两个人确实是死在邹横手里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其次在他们看来,那位逃走的术士所说的话,也要比邹横所说的话更值得他们相信,另外邹横是一个异国他乡之人,在大苍境内没有什么靠山,他们杀了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杀了邹横之后,他们不但可以报仇,还可以因此出名,同时获得邹横身上的异宝。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那就是邹横的身体,对于他们炼尸流派的人来说,邹横这强悍无比的身躯,简直是他们梦寐以求极品炼尸材料,如果能够获得邹横的尸体,他们的流派,绝对能够打造出一具前所未有的完美炼尸。

这么多的因素综合起来,这些人有着足够的理由向邹横出手,他们也一定会认定,之前那两个术士的死,就是邹横的错。

“好,虽然你下手狠辣,但也算是有些担当,既然如此,那废话也无需多言,今日来向你讨个公道,我们这些人既然来了,自然不能白跑一趟,在我出手之前,就让其他人先称量一下你的斤两,若是你本事不济,说不定都不需要我出手!”程明沉声开口道,说完之后,他的脚步就往后退了一步,和他一同过来的其他术士,则是随之上前。

见到这位蕴神境界的高手似乎暂时不打算出手,邹横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其他术士的身上。

在这些术士之中,有一个人的气息他刚才见过,就是那个灵魂附着在尸体上的术士,剩下几个人的气息他都比较陌生,在其中并没有发现之前逃走的那个术士。

“可惜了,之前的漏网之鱼,今天好像没有来,又让我错过一个将其斩杀的机会!”邹横开口轻声说道。

这句话的话音一落,那几个站出来的数术士之中,就有一人大声吼道。

“邹横,今日你死到临头了,我要为我死去的师弟报仇!”

这人说完之后,手中立刻掐动法诀,而随着他的动作,在他面前的地面上,一具棺材迅速的从地面底下钻出来,立在了这名术士的面前。

他旁边另外一个术士也同时施法,同样也从地下招出了一具棺材,两具棺材的盖板同时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两具尸体。

其中一具尸体,身上的衣着打扮是一个术士模样的人,看起来好像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面色都很红润,就是裸露的皮肤上,明显有不少的符文。

把另外一具尸体,表面的皮肤呈现由黑色,就好像是一层铁甲附着在身体的表面,身上用画满符文的黄布,将其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头部,看起来非常的丑陋狰狞。

“起尸,出!”

两个术士手中掐动着同样的法诀,并且同时出声喊道。

随着他们的声音响起,棺材之中的两具尸体应声而出,两具尸体身上都笼罩了一层黑气,并且散发出一股暴虐的气息,那具外表看起来狰狞的尸体,竟然还仰头发出了一声怒吼。

在两名术士的操控下,这两具尸体直接向着邹横扑了过去,其中外表丑陋的那具,速度飞快地向着山上奔跑而去,而外表看起来很像正常人得那具,竟然在几步之间,身躯凌空飞了起来,向着邹横飞了过去。

见到两人动手之后,其他的术士这时候也纷纷掐动法诀,开始对着邹横施法,之前能够以一敌三,并且杀死其中两个的邹横,绝对不是易于之辈,所以他们这些人也不敢小瞧邹横,这时候动手就一起上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