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白俄小女孩四岁被拐卖17年后成摩尔多瓦选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8:11 编辑:笔名

  白俄小女孩四岁被拐卖 17年后成摩尔多瓦选美皇后

  原标题:白俄小女孩四岁被拐卖 17年后成摩尔多瓦选美皇后

  中国7月13日讯 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站7月11道,在摩尔多瓦城市索罗卡日前发现了一名17年前失踪的白俄罗斯姑娘,她四岁的时候,被卖给了摩尔多瓦一对没有子女的夫妻。

  1997年一位明斯克女性带着自己四岁的小女儿来到基什尼奥夫(摩尔多瓦首都)。几个月之后,据白俄罗斯内务部调查称,她和小女儿却到了摩尔多瓦首都的近郊并在那里行乞。然而随后小女儿却神秘失踪,她的妈妈只身一人回到了明斯克。

  白俄罗斯刑侦人员获得的有关小姑娘可能下落的资料很少,但还是开展了长时间的搜索行动,并请求摩尔多瓦的协助,但终还是没有结果。只好宣布失踪小女孩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进行国际搜索。

  我们找了她很久,摩尔多瓦刑侦部副主席维奥雷尔向我们讲述,在侦察活动中我们动用了很多人。

  然后奇迹发生了!由于摩尔多瓦与白俄罗斯内务部长期以来有着密切联系,这时一位21岁的明斯克女孩引起了多方注意,她正好是自1997年以来生活在摩尔多瓦一户人家里。今年六月,摩尔多瓦警方了解到,在索罗卡(吉普赛人在摩尔多瓦的聚集中心城市)生活着一位叫做玛丽亚的女孩子,她的外貌看起来与自己的亲戚有着显着不同。而且女孩还保留了自己四岁时的照片,经过她的亲戚指认,这张照片中的孩子与他们1997年丢失的小女孩有着高度的相似。

  我的祖母告诉我,我的妈妈不是摩尔多瓦人,而是来自于其他国家,玛丽亚说。祖母并不认识妈妈,她认识的是一个吉普赛人。正是那个吉普赛人将我送到了现在的祖母身边,而不是妈妈。在这个吉普赛家庭里没有女儿,只有儿子。于是祖母给了那人钱,买下了我所以我就在这个新家里住下了,并有了新的名字,不过我不习惯这个新名字,因为我其实叫做奥莉加。我也有自己的姓氏。祖母把我向其他孩子那样抚养成人。期间我学会了吉普赛语和摩尔多瓦语,在俄罗斯读了小学,毕业后进入大学,学习厨师和理发师技巧。

  DNA鉴定证实,摩尔多瓦的这个女孩,即摩尔多瓦及白俄罗斯内务部追寻多年的失踪小女孩是同一个人。

  玛丽亚现在想回到自己的祖国白俄罗斯。

  她说:我希望可以在祖国安顿下来,然后去学习我真正想学习的东西。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是我没有条件,吉普赛人不允许学习医学。祖母曾说,不需要学习,能卖东西就行了!我听了她的话,可有谁听我的呢?没有人,也没有谁能指导我。今年我参加了选美大赛,于是我有一个宏大的愿望!当然我也有过犹豫,但我更希望展示自己的价值。在我之前的生命里,我暗淡无光,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在我长大的地方,有着全然不同的生活态度、文化、社会思潮我在那里没有真正的生活,我是一个中间人既不是吉普赛人也不是俄罗斯人,而是介于两者中间。对于吉普赛人我是俄罗斯人,对于俄罗斯人我又是吉普赛人。而今年我获得了索罗卡小姐的称号。这是我迄今为止生命里美好的时刻,我为此感到自豪,这意味着我终于找到了活着的意义。在舞台上时,我变成了另一个人,变成了我一生中想要的那个人!

  玛丽亚,顺便说一句,还是吉普赛男爵的亲戚!吉普赛男爵阿尔图尔切拉里住在索罗卡,而女孩口中的祖母正是姓切拉里(维奥阿拉切拉里)。

  我们想要在7月11道这件事!为什么白俄罗斯内务部提前报道了这件事?!摩尔多瓦警察局总督约恩布德洛克对于自己的白俄罗斯内务部的做法很气愤。是的,确实是这样,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小女孩被卖到吉普赛人的家庭。但是是我们全程进行工作,是我们发现了丢失的小女孩,将小女孩送去DNA检查的也是我们!

  索罗卡小姐奥莉加罗曼诺维奇,童年时遭拐卖:我因命运被带到吉普赛人家庭,妈妈没有错

  奥莉加成功见到了在白俄罗斯的妈妈,非常急切地等待着与三位亲兄弟姐妹的相遇,这也是她在吉普赛家庭里的梦想之一。

  当年明斯克居民塔玛拉罗曼诺维奇的生活不是很顺利。与常喝酒的丈夫发生了争吵,所以丈夫去了农村的父母家。塔玛拉和四岁的女儿也留在了爷爷家。而父亲又一次喝醉了,并打了塔玛拉。塔玛拉和女儿决定离家出走并来到了火车站。当时是1997年,塔玛拉认识了两名吉普赛人瓦西里和拉里萨。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跟我们一起去摩尔多瓦吧!她新认识的朋友鼓动说。

  于是塔玛拉就出发了。在摩尔多瓦,瓦西里和拉里萨邀请母女到基什尼奥夫近郊的家里做客,吉普赛人却强迫母女在那里行乞。

  去买烟!罗勒命令塔玛拉并递给她钱。塔玛拉走出车子,吉普赛人当即疾驰而去,车上还坐着小小的奥利娅(即玛丽亚)。

  奥利娅被吉普赛人卖给了住在首都的男爵家庭。男爵只有儿子,一直都期望有个女儿,作为回报他给了瓦西里一对金耳环和一些钱。于是,年幼的奥利娅成为了吉普赛人家里的一个成员,成长为今天的玛丽亚。

  而塔玛拉只身回到了摩尔多瓦冷清的寄居处。

  我们把奥利娅放到了一个很好的家庭,瓦西里这样对她说。小姑娘在那里会很好的!

  塔玛拉不得已回到了明斯克,但已经是一个亾

  十年以来无人能寻

  在明斯克塔玛拉向警方递交了寻找孩子的申请,可没人受理。塔玛拉的父母、亲戚也都去了警察局,可警方就是不肯对孩子的失踪进行立案调查。

  可还得生活。塔玛拉再次与她的丈夫住在一起并养育了两个男孩,奥莉加的弟弟们。塔玛拉和她的丈夫开始酗酒,离婚了。塔玛拉被剥夺抚养权,男孩被进了孤儿院。塔玛拉开始更加严重的酗酒,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在医院遗弃了他。孩子被一对很富有的夫妇收养,新的家庭了解到他们的养子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也开始寻找这些亲人。这对夫妇利用自己的关系,向白俄罗斯警察局提出搜索孩子的请求,终于在2007年(孩子失踪后十年!)国际刑警组织开始对失踪小女孩进行国际搜索。

  但是寻找一个在国外失踪的小女孩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好运降临到了这个家庭。警察瓦西里罗格在摩尔多瓦工作,这是一个不受贿、为人正直的好警察,正是他在摩尔多瓦的北部的城市索罗卡工作 ,事情有了转机。

  大约是一个星期之前,我刚刚从一位心理专家那里得知一个叫玛利亚的女孩几次试图自杀,警察瓦西里说到。跟据她的叙述,我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是奥莉加,来自明斯克。于是我联系了明斯克在摩尔多瓦的刑警分部,然后带奥莉加去了明斯克,做了DNA鉴定,发现玛丽亚正是我们寻找的奥莉加!这一切都仿佛是一个童话!我真高兴!

  对于吉普赛人我是俄罗斯人,而对于俄罗斯人我又是吉普赛人!

  玛丽亚呢?她在俄罗斯上了小学,上了厨师学院,又上了理发师的培训课程。祖母试图将她嫁给一个吉普赛人,但被她拒绝了。

  祖母临终前说:去寻找自己的家人吧!要我知道你的亲生母亲在那,我会告诉你的!可我真的不知道。我很感激瓦西里警官,要不是他,我是找不到自己的亲人的!我会一生为他祈福的,玛丽亚说。

  目前玛丽亚在白俄罗斯与自己的姨母住在一起。

  我不怪我的妈妈

  玛丽亚与妈妈见面了,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我哭了,玛丽亚承认。我的妈妈她很虚弱。她还活着,不过仅仅是有一口气而已,生活在自己的小角落里,我不想再给她徒添痛苦。

  但是您对母亲没有怨恨吗?

  为什么要有怨恨呢?她也经历了很多痛苦。她没有罪,这是命运的捉弄。

  而父亲和兄弟,玛丽亚还没能见到他们

  我非常想见自己的弟弟!玛丽亚说。但是现在我还不认识他们,我被告知我们会晚一点见面。如果他们的养母允许的话,我立马去见;

  但是不允许的话我也会坚持的

  当然玛丽亚也不会忘记索罗卡,即使呆在白俄罗斯:

  当然,会回去做客!我在那里度过了童年,我已经习惯了那里,那是我的故土

  目前这位姑娘梦想拿到写有她自己真正姓名奥莉加的证件不论是摩尔多瓦的护照还是白俄罗斯的。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旅游攻略
传感器
饮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