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八百零六话女人

发布时间:2020-01-21 08:27:42 编辑:笔名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八百零六话 女人

黑暗的大厅尽头通往大门的墙壁遭到了闭合,看来进来的人一离开这大门就自发地选择了关闭,要想打开除非是再有人从外面开那机关,或者按照霍尔顿的猜测那就得等到早晨刚好有管理员过来的时候。

靠着大厅白森森的廊柱坐着,三个人似乎逃命一样喘着气,因为听见后方地下发生了一些稀罕的响动,霍尔顿拔起腿就抱着月久飞奔,而莉莉特一边叫喊着慢点一边也只有跟着跑。紧张,焦躁又有些担心,三个人相互交换着眼神,但是谁也没有把握后方等到的会是怎样的东西。

起先这三人相互之间都还是紧张地问了问情况,并且非常小心的聊天,到后来两个人带动着月久也一并开朗起来。这边莉莉特非常的活泼,对于即将发生和已经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的震惊,光是听着月久的陈述还不够,她真是把心都交出来去听了。

霍尔顿也很惊讶,他向着月久曲腿坐的平台问道:“那么这么说与小暗香一起的那些都是她别的世界的同伴咯,而且是为了接回暗香才来到这里的么?但是我们世界的小暗香怎么样了呢?”捏着下巴,这个男人陷入了担忧和沉思,与其说是他不主动怀疑,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为什么会这么轻松地相信这些陈述。

思考过后,霍尔顿也发现了半黑暗中月久的眼神,然后嘿嘿一笑:“我平日里面喜欢研究平行空间的学问,而且送我们来的那位贵族大人似乎也提示我们当前的植野暗香是两个植野暗香的合体,于是乎我就这么猜测和盘算着下一步了。”

什么嘛,这男人看起来是粗枝大叶的样子,但是心系若弦着呢。月久也略略地感到不可思议。想着总是给他们说些痛苦的事情实在不好,看到两个人相互依偎如此的和谐恩爱,月久嘿嘿一笑虽然近才有的一种腹黑的感觉,但是她还是一脸坏笑问道:“不说他们的事了,反正到了就有人来找我们的,那么你们呢?两个人什么时候办成喜事啊?”

正如月久所说,年纪也不小的这二人刚好到了成年结婚的岁数。霍尔顿总是不甘心永远做学徒。通过任务的那点钱生活,看来在这任务之前二人已经攒下了不少的钱财吧。作为朋友的月久从初入学就一直见证着这二人的恋情,虽然偶或有吵架和哭诉。但是月久一直是好友中坚定相信的那个人,她一眼就认准了这对,也坚信他们不会轻易的就被拆散。

果然像是炫耀一样开心的莉莉特竖起手指,右手白净细腻的皮肤张开的五指修长美丽。而在这五指的中指上放着一只看起来并不昂贵的戒指。莉莉特依旧很开心,尽管这并不是婚礼钻石戒指。尽管这戒指还没到放在名指的那日子,但是她对着月久分享道:“就是那天午后送我的啦,这家伙说暂时没法将出勤任务攒起来的工资用在品上,我当时就火了。很不乐意”

但事实上,这话在月久听来一点不是这样,作为好友的月久实在是太了解莉莉特了。这女孩有的时候说法和实情是相反的,她现在对着旁人说着生气。但是那其实是子虚有的,大胆地猜测出来那个下午大概幸福的女人必然是哭泣了。

不得不这两人的未来开心,月久也真心的祝愿他们幸福,然而看着这一幕幕月久自己却毫反应,她抬头斜望天空似乎想要找到自己丢失的东西,但是终才发现如果说暗香可以来自不同的世界,那么这个世界的自己是多么的趣。慢慢地沉默着露出了落寞的表情,月久也没再看着幸福的二人,然而这个小举动法骗过霍尔顿。

看似粗狂不羁的男人像是看着亲妹妹一样轻柔地问道:“那么月久你呢?你的幸福是不是已经到来了?”

被这么一问的月久就连摆出扑克脸的机会都没有,从小到大自己就是个腼腆的女孩,虽然偶尔会感觉自己能够摆出腹黑的表情,但是心思很容易就被旁人猜透了。她这么慌忙的转头看向问问题的男人,但是却脸红通通的像是生病一样法回答。一瞬间在少女的大脑中有什么身影一晃而过,坚毅与脆弱并存,强大与弱小互补的那少年的样子浮现在眼前,明明今天初次见面,月久是凭借什么样的勇气对这个男生去意淫美好的呢,月久否定自己可能是痴女的状态。

莉莉特似乎撞了霍尔顿一样,比起看待事情,看待人心还是莉莉特甚一筹,不了解女孩子心思的霍尔顿倒是认认真真地犯了一把忌讳,他只是奈却又开心的哈哈一笑想要将这付之东流。

然而片刻之后月久点点头,却又摇摇头,然后忽然转过脸看向二人,有些嗔怪的发这小脾气说道:“你们为什么会对我的事情有所了解,明明我自己都不确定的感觉”

为什么呢?这主要还是因为来的时候暗香告诉这二人月久的去向,善于补充空白脑洞巨大这两口便开始恶狠狠地猜测下去,直到发现月久坚持不愿意离开可能坠落了少年的那坑为止。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初次见面的女孩子对那男孩这么念念不舍,仅仅只是救命之恩也没有必要硬是拿自己的生命去回头进行补救啊,正常的做法是来了救兵后寄希望给暗香,乖乖离开就好了啊。

原来是这里露出了破绽,看来这二人身在爱情之中变得比月久看得加通透彻底,也难怪会是如此,月久发现瞒不过便疯了似的摇摇头想要转移注意力,她说道:“那真不晓得什么时候他们能出来呢?我现在有点怀念自己的小床了,好是能够洗把澡,这血污和粘液让我受够了。”

这抱怨的确是事实,而且就连刚进来的两个人都觉得衣服裙子上面沾染了奇怪的气味,这个图馆与其说是本来就有夜间的怪物设定,还不如说是有一只怪物神不知鬼不觉的入侵了图馆。这些事情很复杂,莉莉特可不想去思考究竟是什么人用了什么方法将怪物偷渡了进来,她像个队长一样决定道:“那么就等暗香和她的朋友们安出来我们一起回去开个party吧,庆祝重生以及留给你这小妮子和那个我们还没见到的少年一点空间,你看姐姐我的决定怎么样啊?霍尔顿到底是几时开门啊?”

莉莉特丝毫不去顾及月久被挑逗的红着脸的事情,她立刻就想要将这件事情一笔带过,毕竟现在还没能安的离开呢。好像是导游一样的霍尔顿并不是真的很了解当地建筑物,主要是因为比莉莉特正常早起的他会通过晨练到处游荡观察而已。

咳嗽了两声,这少年认真地说道:“据我所知能打开大门的正确钥匙在管理员手中,那个叔叔一般是早上八点开门,或者是七点半这样的时间吧。大门一般是先微微开一条缝,然后被管理员解除多的锁链后会完洞开,开成对内的我们平日里看到的那个程度”

吱嘎

月久听着看着,决定很敬业的那霍尔顿真是个好导游,居然还能用腹语模仿开门的动静,某些方面来说他很认真的。过了几秒钟,这霍尔顿惊讶地四处看看,做出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手势,他似乎听见了奇怪的吱嘎声,这奇怪的音效可不是他的嘴巴能够模仿的。

月久奇怪的看向四周,当她看见莉莉特惊讶地表情时自己也同时发现了被推开的大门。真银大门的高度非常雄伟,被人从外面推开也得是在对方有钥匙的前提下,但是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外侧的光亮一下子照进了这大厅,在黑暗的地板上面瞬间画出了一条闪光的直线。在直线的初位置站立着一个人影,似乎就是他(她?)将门扇向内打开的。分不清状态的三个人认为那是管理员也站起身向着人影所在的门口靠过去,然而霍尔顿摇摇头,他认为现在时间太早了,看这个天色应该是六点左右,可以肯定没到七点,这个时候开门的怎么会是管理人。

不过,那人真的进来了,挡住一半背后的光芒穿着厚实的斗篷与夏季的场景好不搭配,听着走路的声音感觉应该是女性亦或者是个体态轻盈的人。直到这人靠近的足够,叫霍尔顿认出斗篷包裹的上方刻画了很多带有浓厚法力的印记的时候,这才让三个人有所警觉。

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不可能是杂工一样的管理员雇佣,她来的目的是什么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她并没有因为三个活人的出现而停下脚步,就仿佛这三个人并不存在也看不见她一样走着。

但是忽然,这女人似乎发现了三个人在看着自己,于是立刻用有些年长又具备威慑的嗓音问道:“植野暗香和她的那些同伴在哪里?”未完待续

乐至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龙岗区骨科医院
常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南充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