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五节 比较

发布时间:2019-12-05 08:18:49 编辑:笔名

江山美人志 第二十五节 比较

林月心饶有兴致的通过车窗观察着从自己面前列队经过的西疆军,同时也在对比着林家三江军与西疆军之间的差别.林月心其实在三江就见识过西疆军的战斗力,军团表现出来坚韧强悍让林月心不得不承认三江军无论是在士气装备还是官兵素质上都与军团有着相当差别,军团在与不可一世的马其汗人对垒时的表现让林月心叹为观止.

守如山岳攻如飞瀑泻,这是林月心给军团的评价,马其汗人在对阵林家军队时的强势在军团面前荡然无存,甚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处于下风,如果不是马其汗人的士兵那种悍不畏死的气势,林月心相信军团可以一步一步的将马其汗人从林家夺走的土地重新夺回来.只可惜军团很快就换防了,在那种时候,西疆更多的是要考虑他们自己的本土安全,北方战役才是他们真正的主战场,而换防的第六军团明显与军团相差太大,虽然他们也想要竭力捍卫西疆军的军威,但战斗力并不是通过几天训练或者打两场仗就能够随便提高的,那需要无数鲜血和牺牲的磨砺和洗礼之后才能真正打造出一支军队的军魂.

林月心对第六军团换防进入三江之后的表现应该说还是相当敬佩的,虽然明显战斗力不如马其汗人,但第六军团仍然想尽一切办法不断挑起战争,大规模的战争在三江战役后期已经不大可能出现,尤其是在马其汗人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中南半岛之后,但小规模的战争却在西疆军的刻意挑衅下三天两头发生,像联队级的战事一两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而大队级数的战事就比较频繁了,尤其是像几百人之间的对决几乎每一周都有发生,这种小规模低烈度但相当残酷的战争让第六军团的战斗力一步一步提高,在林月心看来,这种残酷的磨砺方式显得有些不那么人道,但对单兵和小规模单位部队战斗力的提高的确相当有效,不过要想用这种方式达到军团水准,林月心并不认可.

正是因为两支军队水准的大相径庭让林月心对西疆军队的战斗力充满了好奇,西疆八大军团,除开两个驻外军团外,还剩下六个军团,作为李无锋起家主力军团的战斗力林月心已经见识过了,而第六军团的战斗力却难入法眼,至少目前是这样,而其他几个军团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却一直是林月心想了解的,当然现在林月心所处位置不同

,心态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她当然更期望能够看到一支能够堪与军团比肩的军队.

眼前这支军队无疑是与自己所见过的军团风格有所不同的军队,仅从士兵们的行进速度和办事效率以及军官们的言谈举止就可以了解到这支军队的主官是一个要求严苛的军人,几乎她见到的每一个军官们一脸严肃但却压抑不住眼中狂热兴奋的火焰,这是一种极度渴望的目光,林月心能够解读出这份目光中蕴含的意义,那是在渴望战争!

林月心有些惊讶于这支军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这样一支军队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主将来掌握极有可能带来许多负效应,尤其是这一趟帝都之行更是如此.不过她要承认这支军队与自己见识过的军团相比丝毫不逊色,虽然在坚忍不拔和百折不挠的这种韧性上林月心相头信这支军队也许不如军团中的师团,但这些军官们和士兵们中流露出来的狂热和骁勇却丝毫不亚于军团中任何一个师团,甚至犹有过之.如果说军团师团就像一头沉稳如山的巨象给人以逆流勇进无坚不摧的感觉,那这支军队带给自己的就是如同一头杀意盈怀的疯虎,只要主人一道命令,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它也会毫不犹豫的猛扑上去将目标撕得粉碎.一冷沉稳健,一剽悍骁勇,这便是两支军队的不同风格.

有些讶异为什么自己的爱人会让这样一支军队随驾护卫,林月心在望着这支军队目光里赞叹中也就多了几分疑惑,这是一支可以用来攻坚克难的铁血之师,运用得当无疑是麾下一把冲阵斩将的利器,但是要用这样一支军队作为保卫力量,林月心总感觉这中间有些不大合理.

无锋环抱双臂,双目微闭,似乎对周围的一切不感兴趣,随着摇晃的马车像是要昏昏欲睡的模样,作为曾经是自己近卫师团的部队,无锋对这支军队可谓耳熟目详了,从大队长以上军官,他基本上都能够叫出名字,而联队长以上的,则几乎都能够说出对方的战绩.对于这样一支部队,他不需要也没有必要在作什么动员,有宋天雄在,一切都不在话下.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身畔玉人的疑惑,无锋慢慢睁开眼睛,瞥了一眼窗外,急促的马蹄声越去越远,骑兵队已经先行启程打前站,而一队队步兵也开始分列呈左右两翼散开,沿着大道前进,混杂在重装步兵运输车中的秦王专用马车也开始缓慢向前移动,无锋目光移向前方,这一去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无法回到故乡?

“月心,怎么了?休息一会儿吧,这才启程出发,还得两天之后才到晋中,从晋中还得有三四天才能到帝都,这一路舟车劳顿,这段路还算平整,你还是先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过了晋中,路况就没有那么好了.”无锋轻轻拍了拍玉人的小手,柔声道.

“锋哥,这就是你的近卫师团?”语气中充满了调侃之意,林月心目光并未从窗外收回.

“嗯,现在没有什么近卫师团了,只有第五军团.不过他们的确是我的老部下,怎么我听你的语气好像不大认可他们?”无锋微笑着反问.

“不,小妹觉得也许军团中挑选一个师团更合适,你不觉得你带这支部队进京有些锋芒太露了么?”林月心纤指如霜,随手挑起窗帘,目光凝沉.

“锋芒太露?呵呵,现在锋芒露与不露似乎已经对目前的时局没有太大影响了,露也好,不露也好,他们不会因为我这手中一个师团的表现而改变他们内心的想法,也许露一些会让我们的路更好走一些也不一定.”摇摇头,无锋脸上并不赞同林月心的看法.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林月心此时已经完全将自己的命运和爱郎连在一起,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沉吟了一下才道:”你认为他们这一次能够真正联起手来的机率有多大?如果他们真的联起手来,你打算怎么应付?”

“月心,不要太过高的估计他们的气量和眼光,以司徒玉霜一个女流之辈就想把这三股力量捏合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各有各的利益重心,各有各的小算盘,也许司徒玉霜能够看出来咱们的打算,但是他能说服司徒泰和司徒彪么?不到火烧眉毛之时,他们不可能真的齐心协力,如果是同床异梦,那我倒求之不得了,那种表面上的联合在一切而内里打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想法对咱们更有利,咱们可以从容不迫的分化瓦解他们的联合,哼哼,我只是不愿意见到本来都该属于我的东西变得支离破碎罢了,打江山容易建设难,这可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嘴角浮起傲岸的表情,无锋话语也变得更加肯定.

“那依你的看法,他们是不大可能结成实质上的联盟喽?”林月心内心不以为然,但此时她却不好驳情郎的兴头.

“不,我现在也无法确定,也许司徒泰和司徒彪并没有这么深远的眼力,但他们手下却不一定,而且司徒玉霜的能耐偶尔也会爆发一下,如果她真的有这个本事能够把司徒泰和司徒彪说服,那咱们这一遭也不算白走,也算遇上一个巾帼英雄,月心,你说是不是?”无锋的话语间充满了揶揄之意,司徒玉霜这个屡屡为难自己替自己制造麻烦的家伙,曾经有几次自己都想让安全局的人解决掉她,但总觉得时机尚未成熟,有些时候司徒玉霜的行径还能起到反作用,为自己提供不少方便,比如她如此热心的撮合司徒三子,难免会让司徒泰和司徒彪产生戒意,而且这种喧宾夺主的行为真的是得到了司徒朗毫无保留的支持么?无锋不相信会是这样.

“那你走这一遭的主要目的何在呢?”林月心有些奇怪,在上一次与无锋交谈之后,她一直以为无锋会在帝都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在看到眼前这支杀气腾腾的军队以及了解了布署在清河/龙泉和河间一线的军队之后她更是如此认为,但从对方话语中语义来看,似乎又有些一些不尽然.

捞取推荐票!

河池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运城治疗阳痿费用

浙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大连妇科医院

四川生殖医院冯春香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小儿流鼻血
宝宝眼睛有眼屎
宝宝上火吃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