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典坟 156.百五十六章 术人之约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7:51 编辑:笔名

典坟 156.百五十六章 术人之约

江丰看了一眼莫青。

“轮柄得瑟够了吧?你就是一个反叛,马上离开,别想着,这个历城会是你的。”

“我有耐心,就那么几个老东西了,活不过几年,到时候历城空了,那就我的了。”

“你今天能进来,那是我让你进来的,历城不是你反叛时候的那种设置了,想进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这个我清楚,不过我迟早会破掉的。”

“学得巫术,还有办法?滚蛋。”

轮柄走了,江丰的汗不断的在流着,这个轮柄竟然会这么快就把典坟人给控制住了,那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也不用担心,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的,典坟那边是被它控制住了,不过是暂时的。”

“你叫我来什么事情?”

“轮柄告诉你这件事情,他是要叫板,我想你得跟我学历术。”

“这个……”

“一个仪式之后,我就可以教你,就今天吧!”

“这个,莫青,这样不行,我有妻子了。”

“这是命数,你逃脱不掉的,不要挣扎了。”

江丰摇头,他不想这样。

莫青出去了,再时来,一袭青衣,十分的漂亮。

“可以吗?”

江丰愣愣的看着,不能不说,已经入心了。

莫青拉住他的手就走。

四层的顶,一个房间,是祖宗的供房。

“祭拜就可以了。”

江丰机械的跟着莫青祭拜。

“哥,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了。”

这样就成了江丰的妻子,江丰傻傻的,反应不过来。

他本来应该是逃走的,可就是偏偏没有。

这一夜,江丰并没有回去,第二天早晨回去,江媚和江玲都在当铺里呆着。

“江丰,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当铺小点?我们应该找一个更大的一点的地方住。”

江玲的话让江丰愣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我觉得这儿挺好的。”

“莫青将来也是要来的。”

江丰不说话了,他这会我是听明白了。

“哥,这事我们接受,但是莫青要听我们的。”

江媚说完看了一眼江玲。

“我有点乱。”

“可不是,告诉谁,谁都乱,一夫三妻,真是老天爷没长眼睛。”

江玲瞪了一眼江丰。

“这样,哥,我把五太爷那儿再收拾一下,我们就住在那儿,别总在当铺住着了。”

江丰没说话,江媚带着人去收拿五太爷的那老宅子。

几天之后,江丰他们搬到了五太爷的老宅子,他进院子里的时候,那个通往火葬场的小门被堵死了。

屋子里,院子里都是利索,干净。

“哥,还成吧?到时候迎接这个莫妹妹还是没问题的吧?”

这话是带刺的。

江丰只说了一句。

“辛苦你了。”

江丰并没有把典坟被轮柄给弄走的事情说了。

他琢磨着,将来要怎么发展,怎么弄回来这个典坟,他都不知道。

希月来了,看到江玲和江媚一愣。

“哥,真热闹,如果莫青在,就更有意思了。”

江媚说完,进屋了。

江玲也跟着进屋了。

“希月,是有事吧?”

“是呀,轮柄冲着希家来了,赵字号的主事躲开了,这个老家伙,原本说好是同生共死的,这个时候避开了。”

“这件事真是麻烦了。”

“轮柄让我把当铺交出去,不再让希家人做骨当,然后就没有事情,不然希家人就会一个一个的死去。”

江丰知道,轮柄是可以做得出来的。

他给扎一打了。

“你马上过来,有多快就多快。”

扎一是够快的了,江丰打完,没出二十分钟,江丰以为他是骑着扫把来的呢!

扎一就在城里。

“扎一,轮柄的厅术是跟巫师学的,他害怕你,现在希月是有麻烦的事情了,我想……”

“你想帮着,这很正常,我们是朋友,当然是要帮了,不过很麻烦,轮柄看着是怕我,他敢折腾,那就是说,他还有其它的能力,就是历术,历术并没有完全的清除掉,这点你也是清楚的。”

“你害怕?”

“并不是害怕,现在只能是去试一下,也许会有一个缓解的半法,但是并不是长久的。”

“暂时缓解一下,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江丰和扎一去了冥村,轮柄看着他们两个说。

“江主事,扎一,这是来讨伐我来了?”

“我想,你动赵字号,工字当,我不管,可是希月你不能动,这个你懂的。”

“噢,我到是忘记了这件事,那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考虑一下,我所说的事情。”

轮柄邪恶的笑着。

“你说话要算话,不然,后果你自己想,一拼的结果是什么?”

江丰说完,看着轮柄。

“我当然清楚了,好了,在这儿喝一杯,不管怎么样,父辈的,子辈的,我们都曾经还是朋友。”

江丰心里骂着,你还知道是朋友?当初五太爷和你的关系很好,现在人翻脸就不认人了。

他们喝酒,聊到了实质的问题,就是典坟,轮柄是寸步不离,说什么也不行,也不放江大月。

江丰知道,这么谈是没有希望的,现在轮柄就是要把骨当,什么的,都占为自己所有,发展厅族,然后回历城,这是轮柄的一个心愿,但是他能达到吗?这个很难讲。

那天,江丰可以看出来,轮柄不管怎么样,谁先谁后的,肯定是一个一个的吃定了,他想吃江家,还是有些犹豫了。

那天回来,江丰说。

“我敢和轮柄一试不?”

扎一犹豫了一下。

“我想等等,你学的东西有很多,不到要命的时候,你们不动,我们两个要联手。”

江丰也知道,他也是在等着,历术要学,还有天天跟着江玲学这些东西,但是,他不知道要学到什么时候,就像江玲说的,他没有悟性,恐怕一辈子也那德行。

江玲看不上他,但是还是嫁给了他,暗嫁,那就是一种定数,这是江玲自己所说的,如果不这样做,会死的,很快,很早,她不想那么早就死掉。

江丰对于命数,听扎一说过,但是他不太相信这样的事情。

江大海来了,提到合作,江丰也是想过这件事,但是江媚告诉他,不合作,那样只能是死得快,现在就是看着发展,轮柄是从外吃到里,一点一点的,动江家,这就给了他们江家很多的机会,一切似乎都要看江丰的了。

“江大海,你这样很没有意思,你都和轮柄合作了。”

“我是没办法,他答应我的事情,一件没办,而且似乎有吞掉我工字当的意思。”

“那只是迟早,你不是一头愚蠢的猪。”

江丰想抽海大海,但是没有,对于这样的人,他需要他动手。

江大海没谈成,也是恼火了。

“我们都是流着江家的血,江丰,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江大海,你太不要脸了,你去水成工,这就是一个族规的问题,你应该进虫坑的,放过你,你也知道原因。”

江大海走了,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有点恶心的。

江大海走了,江丰想出去转转,江媚就跟着出来了。

“我到河边坐一会儿。”

“我跟着你去。”

江媚拉着江丰的胳膊出去了。

“哥,这些事你也不用想得太多,等事情到头上来了再说,不要招惹,保持着这个定局,轮柄保持着大局不变,他也是害怕,不成则败,而且是一败到底,所以说,他也不敢轻易的动。”

“是呀,我奇怪的就是,你们把东西教给,我你们为什么不能动呢?”

“我有些是可以的,江玲是不能动的,她不集术,然后就是散术,每一术都是相制约的,动术则伤术,人就会死掉,这是当年的一个术人之约。”

江丰怎么没也没料到会是这样。

锦州市太和区医院怎么样
宜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昌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莱芜治疗早泄方法
邢台治疗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