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花神问情记 百二十九章 偶遇毛毛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2:51 编辑:笔名

花神问情记 百二十九章 偶遇毛毛

“砰砰砰”三声巨响,翻涌的灵力碰撞到一起,我们三个同时被弹飞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我倒在地上,气血一阵翻涌,噗地喷出一口血来,皓穹见状递给我两粒三清散,我接过咽下,气血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就在此时,数道紫光却接连而至,原来是白泽下了杀手,要一击将我们轰杀成渣!皓穹目光一凛,手执玄武剑,口中不断念动着神咒,拔剑迎天连斩数下,这才带着我险险避过,往冰墨处而去。

恰好这时御清和重渊也赶到了,便替我们挡住了紫芒,与尹屾白泽缠斗起来,风云变色间,我看见了尹屾狰狞的面容和嗜血仇恨的眼,还有沦为邪神后的白泽因愤怒而失去理智的咆哮!

“你们毁了月芙!我要你们都去陪葬!都去陪葬!!”尹屾狂吼一声,道道红芒如潮水般袭来,打得防护罩摇摇欲裂,而白泽更是用尽力气,不仅用紫光狠狠打击防护罩,更将一口祭炼的邪神之剑使得出神入化,每一道攻击都又重又狠,仿佛不要命了一般。

“御清,怎么办?天轮罩撑不了多久了!”感受到那股强大而毁灭性的力量,听着天轮罩因不堪重负而发出的咔咔声,我心中既惊又怕,隐隐有些惴惴不安。

“如今一味防守也不是办法,只有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御清想了想,当机立断道,“重渊!你随我迎战尹屾,不求消灭,只求困住他!陌月!你拦住牡丹,小心她的仙香散,不要被她迷惑!姐姐、皓穹!你们拖住白泽,不要再让他吸入邪浊血煞二气!璃儿,你祭起玲珑玉侯在一旁,等我暗语,我让你祭七窍金莲时你便祭,届时我自有办法让白泽吐出邪浊之气,至于血煞之气,却是有些棘手,只能一试了……怎么样,大家都明白了么?”

见所有人都点了头,御清放下心来,开始用心灵暗语数数,“一、二、三!”当数到三的时候,所有人都猛地将天轮罩推向了对面的尹屾和白泽,尹屾白泽合力击碎了天轮罩,也因此延误了半秒的攻击时间,然而就在这迟了半秒的时间内,大家都按刚才的指令行动起来,我也祭起玲珑玉隐在了一旁,等待御清的心灵暗语……

前方混乱不堪,隐约能听见尹屾被御清和重渊困住后,状若疯虎的嘶吼咆哮,可惜御清重渊并不理会他,只是一味东躲西避,让他近不了身,也跳不出被困的圈子,急得他抓耳挠腮四处乱打,而另一边,牡丹也在和陌月缠斗,我则祭起玲珑玉,在一旁暗暗等候,只待御清一声心灵暗语,便将七窍金莲祭出。

我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有些疑惑:按理说,这七窍金莲是玲珑玉所有幻化的金芒形态中威力弱的,御清要它来做什么?难不成想用它来迷惑白泽?我越想就越觉得奇怪。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一阵灵力波动快速在心中漾开,却是御清的心灵暗语:璃儿!快!祭七朵七窍金莲!

听到御清的暗语,我急忙闭上眼,让玲珑玉耀出了七道长着七个莲瓣的金色莲花,就在此时,眼前突然卷过一道狂风,将七窍金莲尽数卷走,我睁眼一看,却是御清脚踩七窍金莲,身绕万道金芒,将金莲全部带走,一个眨眼便化入白泽了口中,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里,我有些傻眼。

御清……御清被白泽吞了?不对,御清自己让自己被白泽给吞了?我瞪大眼睛。

正在发怔时,抬头却见白泽吸入七窍金莲后,立即跪倒在地上,口中发出阵阵巨大而痛苦的咆哮声,与此同时,数道金芒从他身上射出,如同乾坤之神降临一般,整个大地都开始震颤起来,还不到一炷香的时辰,他的七窍处便喷出了七道有如实质般的黑气,将整个夜空山都裹住,让人完全看不清虚实……

见此情景,我急忙祭起玲珑玉和九品金莲,将夜空山的黑气全部净化,待到天地清明时,却见东方已经升起了鱼肚白,原来我们已经战斗了一夜。

顾不得身心上的疲倦,我扭头朝白泽处望去,想看看结果如何,谁知刚一抬眼,就见尹屾状若疯虎般扑了过来,冰墨和皓穹急忙拦住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而另一边,陌月和牡丹还未分出胜负,我怕突然发生什么变故,便祭起玲珑玉守在白泽身旁,等御清出来。

就在这时,下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青璃大婶,你怎么会在这儿?”

大婶?听到这两个字,我的脸瞬间就绿了,刚想转身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生灵,转头却被一棵小小的树木拦住了视线,我定睛一看,只见这棵树的树叶稀稀拉拉,枝干也细细小小,仿佛被风一吹就会折断,树干上还长着一双异常清澈的宝蓝色眼睛,眼瞳深处隐着一股浓浓的邪气,看到这里,我愣了片刻,半信半疑地叫了一声:“毛毛?”

“是我啊!就是毛毛!青璃大婶!你怎么在这儿?”他开心地扑了过来。

我一拳打飞他,黑脸道:“你!要!是!再!敢!叫!我!一!声!大!婶!我!就!把!你!打!成!猪!头!”

“大姐,这样总行了罢……”他捂着脸委屈地跑了过来。

“唉,算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罢。”我无奈地扶住头,低头看他,“对了,说起来,你怎么会来魔界呢?还有,你之前说自己是月猫族的后裔,怎么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我一直都是这幅模样啊。”毛毛低头看了看自己细小的枝桠,语气也是茫然,“我不记得自己本来的面目了,这副肉身也是尹屾天神帮我找的,我一出生就跟着他,至于以前发生的事,我什么也想不起来……”说到这里,他垂下头,语气也有些疑惑,“不过说起来,自从那日浮虚宫被毁后,尹屾天神就放了我,让我下山自行修行,我出了昆仑虚后一路来了魔界,本想找找这里有没有我月猫族的后人,却不想在这里遇见了你!实在是太巧了!”

我摸摸他枯瘦的枝干,想起那些埋在叶湖深底的血色心脏,又想起梦梦那双宝蓝色的清澈大眼睛,心中突然有些闷闷的,嘴上却笑着安慰他道:“没关系,你应该能找到月猫族的后人。”说到这里,我又想起梦梦来,如今已过了十万年,我们都回来了,它却不知去了哪里,他究竟去了哪里?想到这里,我便试探性的问了毛毛一句,“对了,毛毛,这些日子,你可有找到过月猫族的后人?”

他摇摇头,语气有些失落:“没有,一个也没找到。”说到这里,他垂下头,仿佛又想起了什么,疑惑道,“我听说太古的时候,月猫族是六界中数量多的种族,如今却是绝迹了……也不知道这十万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很想知道真相……”

听到这话,我在心中暗暗思忖:这些事早在十万年前便发生了,他却什么都不知道,想必又是尹屾捣的鬼,我要不要将叶湖的事告诉他呢?这样的话他听了会不会很伤心,可若是不告诉他,他便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族群遭遇了怎样悲惨和不公正的对待,却又如何能安心?

想到这里,我深呼吸了几下,正准备开口,却见它清澈的蓝瞳突然变了颜色,道道血红逐渐侵染上来,将整个眼睛变得通红,我心中一惊,急忙祭出地轮罩护住了自己,刚要转身离去,便听尹屾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毛毛!杀了她!杀了青璃!”

又是尹屾!想到这里,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毛毛被邪浊之气控制,瞬间变大了几十倍,我化出地轮罩朝天望去,见他整个身体都被黑气罩住,意识已然沦丧,只知木然用枝桠来卷我,我避身闪过,却不敢祭玲珑玉,怕这金芒太盛伤了他,毕竟他和梦梦是同族,心地也不坏,且是月猫族遗留的血脉,我实在不忍伤他。

尹屾仿佛也看准了这一点,不断催动毛毛来攻击我,我不断闪避,却又不能还手,行动便有些吃力,但有地轮罩保护,好歹也能自保,看毛毛如今的模样,应该是被尹屾化邪气入了躯体,却不是很多,所以没有丧失自己的意识,只是暂时被他控制了,而今我只要灭了尹屾,便能让他摆脱尹屾的控制,重回清明的心境。

如今,我只需困住他就好。

想到这里,我便思索着要如何困住他,就在我想到方法准备行动的时候,一道金色的绳索突然缠了上来,将我捆了个结实,我定睛一看,却是当年在我梦中出现过的诛仙岛上仙的那件法宝——捆仙索,想必那上仙也糟了尹屾毒手,连捆仙索也被抢了来,平添几分凶威。

这捆仙索神形皆困,却是难以逃脱,怎么办?我急忙思索起对策来。

就在这时,四处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有白鹤长鸣,猛虎咆哮,金象跺地,又有凤凰涅槃,青龙翻腾,龟蛇玄武,朱雀展翅,却是四方守护神灵齐聚,往夜空山而来。

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我眯着眼一看,一眼就看到了远在九天之上翻云吐雾的青龙银泓,还有一旁展翅于永生烈焰中的凤凰云倾,手托朱雀神焰、骑金象而来的寒隐、执掌孕育灵胎独一枝的雪仙花苞、脚踏玄武神兽而来的灵雪、还有骑着皓穹七星魔龙而来的四大魔君……

这阵容,也太豪华了些吧?我看着眼前一大堆神明魔君,突然觉得有些眼花。

借此时机,我用玲珑玉化出了擎天金柱,趁着四大魔君围困牡丹、银泓云倾围攻毛毛、寒隐灵雪助皓穹冰墨斗尹屾之际,将玉一扫,将捆仙索打碎钻了出来。

突然传来御清的声音,却是他的心灵暗语:“璃儿,我已经除尽白泽的邪浊之气,困住了他的血煞之气,快将玲珑玉祭起来!看看前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尹屾究竟对他说了些什么!如此才能对症下药,解开白泽的心结!”

“好!”我一面应着,一面飞到早已昏死过去的白泽身旁,将地轮珠罩在身上,然后祭起玲珑玉,仔细查探起来。

道道红芒在我眼前一一消散,露出了浮虚宫昔时的模样……

周口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宗县医院怎么样
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云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西安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