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恐怖广播 第九十九章 我会在意这个?

发布时间:2020-01-17 03:24:04 编辑:笔名

恐怖广播 第九十九章 我会在意这个?

“我知道我很自大,现在下雨天坐在这里自言自语也跟个二缺一样,撑着伞走过去的人都觉得我是个二傻子。

是啊,我可以笑话他们才是愚昧看不清楚这个世界真实面目的蠢货,但我就能真的看清楚么?

因果是什么?

就像是我在这里放个屁,只要角度合适,方向准确,屁量完美,可以在这边放一个屁后在太平洋掀起一次海啸。

但事情从来没那么简单,正如人是社会的一份子一样,人也是这个空间这个世界的一份子,你做出的任何不利于这个世界稳定的行为,都会被这个世界自动排解掉、消化掉。

明显的就是当初荔枝抹去了一座城,但那又怎样?

英国、欧盟乃至于全世界依旧正常地在运转,其实,我也担心因果之路走到上面之后,所看见的,其实只是广播故意布置下的一个局,一切,又都在广播的掌握之中,所有的过程,都是脱裤子放屁。

你问我为什么即使认为可能会是这个结局,还要坚持走这条路?

原因很简单,一滴精十滴血,但男人还是对射出它乐此不疲,追求的不就是那个过程中的快感么,我觉得自己现在的这种自我膨胀,仿佛世人其他听众皆煞笔我独醒的感觉,真的挺好,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胖子仰起头大笑起来,于雨中,于来往的人群中,形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笑完了,胖子叹了口气,“你知道么,其实我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有底,因为我曾帮和尚、佛爷跟大白他们都推算过。

和尚的路模模糊糊,嘉措的路也是模模糊糊,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自己其实还没做出真正的选择,一旦做出选择,路可能会清晰一些,而大白……我每次推算,都能够感觉到他仿佛前面就是一条死路,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能够活蹦乱跳到现在,他应该早就已经死了才对,但是他没有,他还在继续活着。

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他的,无论从出生还是从成为听众,他其实都挺艰难的,他应该承受这份孤独,事实上他也在享受这种孤独。

只是,当这名孤独的前行者忽然有了牵挂,有了顾虑之后,他就不再那么纯粹了。

这是我的感觉,我利用因果站在‘上帝’视角上看的感觉,如果没有那个孩子的出现,他现在应该有着更加可怕的实力,哪怕是现在已经成为了高级听众,我也丝毫都不惊讶。

因为那个孩子,他有了牵挂,因为那个孩子,他的性格之中极端因素正在不断地被潜移默化地中和。

你问我,那个孩子会不会被处理掉?

应该……会吧。

但不应该是广播出手,广播不会直接插手现实世界里的事情,但即使不插手,广播也有千百种其他方法去完成自己的目的。

比如当初的血尸。”

胖子抽出一根烟,点上,烟雾吐出去,很快就消散在了雨幕之中。

“他会死,很快会死,因为从因果的角度上来看,他对于广播的吸引力会降低许多,甚至,他那不受控制的精神异常状态,可能在广播看来,反而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这,符合广播对故事性的一贯追求,但一旦他开始逐渐收敛自己的性格,开始去当什么魔王奶爸的时候,他对广播的吸引力就会降低了,广播会觉得他很无聊了,觉得他很没有意思了,觉得他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惜命听众了。

所以,我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当初大白一次次犯病,一次次作死,却没有死?

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这是纯粹的运气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艹,老子现在就觉得是广播看他有意思,所以故意不让他死,哪里来那么多的巧合,哪里来那么多的机遇,哪里来那么多的千钧一发?

如果广播觉得他还能继续有意思下去,可能会用一些意外来让那个孩子离开苏白,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死那个孩子,就像是当初对待血尸一样。

但其实还可以换一个思路,当初把苏白制造出来的那两个人,会坐视大白就这么泯然众人矣从而像是一个普通听众一样死去么?”

………………

一串佛珠,被挂在了苏白的脖子上,苏白平趟在床上,呼吸平稳。

“他大概多久会醒来?”嘉措问道。

“不知道,醒来,也是面对痛苦而已。”和尚站在床边,有些无可奈何,“但贫僧希望他能够像以前一样,挺过来,我一直觉得任何的打击都打不垮他那几乎堪称变态的精神。”

“包括这次?”嘉措问道。

和尚犹豫了一下,没回答。

苏白在此时睁开了眼,眼中,没有了赤红色,甚至不见丝毫血丝,但目光之中,剩下的,只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

单手撑着床面,感知到自手掌位置传来的堪比骨裂的痛楚,苏白深吸一口气,还是强行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自己现在身上因为之前对抗阵法所以留下来很重的伤势,但苏白现在也不是很在乎。

“我们现在可以静下心来谈一谈了么?”和尚看着苏白问道。

苏白点点头,“对不住了,和尚,佛爷。”

说完,苏白自己还笑了笑。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如同一切正常,就好像等会儿小家伙会出现在门口跌跌撞撞地喊着“粑粑”扑到自己怀抱里来一样。

“有能力悄无声息地进入这里,带走吉祥和小家伙的人,不多。”和尚分析道。

苏白抬起手,示意和尚可以不用说了,

“我知道是谁,爷爷奶奶想看自己孙子了,就把孙子接走了,这很正常,不是么?”苏白直接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答案。

因为广播不会直接亲身来做这种事情,尤其是在现实世界里,广播想要小家伙在自己面前消失,它有无数种意外和方法,哪怕是类似于血尸那样都可以,但它还真的不会直接降临将人和猫掠走,这不符合广播的审美。

“不出意外的话,也就可能是他们了。”和尚显然也是认同了苏白这个说法。

苏白身上开始传出骨节摩擦的脆响,同时肌肉组织也开始扭动起来,这是在强行进行身体的自我修复,这很痛苦,但苏白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显得很是平静。

“呼…………”

身体有些发虚,因为大部分力量都拿来修复身体了,但苏白很快从床上下来,至少现在恢复行动能力了,哪怕是外强中干。

嘉措跟和尚看着苏白,他们能看见苏白的“正常”,但这种“正常”状态下,则是显露出一种激流在涌动,

似乎很久,没看见这种目光的苏白了。

“很可笑是不是,儿子被人抢走了,我连去哪里找人都不知道。”苏白耸了耸肩,还是面带微笑地在说话。

“确实找不到他们,否则,广播兴许早就出手了。”和尚叹息道。

苏白走到了衣柜里,拉开衣柜的门,那幅画,也不见了。

吉祥一直带在身边经常看的画,消失了,大概也被那个人顺手拿走了。

之前吉祥曾示意自己看那幅画,可能是吉祥感知到了什么事情要发生,但苏白没有那么做,哪怕是现在,苏白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对方既然执意要带走小家伙,无论自己是否知情,都无法阻止。

“画也没了?”嘉措问道。

“对,画也没了。”苏白深吸一口气。

嘉措跟和尚不说话了,因为他们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直觉告诉他们,现在的苏白看起来很平静,但实际上,鬼才信。

苏白拿起,风衣重新编织起来,将其上半身以及整个人覆盖住。

“你要去哪里?”和尚问道,“你的伤,可还没好。”

“所以和尚你陪我去吧。”苏白看着和尚说道,“不用你出手,我来做。”

“你要去做什么?”嘉措问道。

“他们之中的一个拿走了我的儿子,我总得做点什么,可惜我现在太弱,也找不到他们,但总是得做些什么的。”

“你到底要做什么?”和尚问道。

“我找不到他们在哪里,但至少我知道他们家在哪里,他们家里,还有他们的父母,也就是我……外公外婆、爷爷奶奶。

呵呵,别人拿走了我的儿子,我就让他死个爹妈,很公平,不是么?”苏白反问道。

“一,依照你母亲对你小姨的态度,他们可能真的不在乎世俗的关系和感情了;

二,他们两个家族在现实世界里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他们可不是你能随便杀的普通人,你去杀他们,肯定会犯下很大的因果,起码会被广播在下个故事世界里增加难度,更糟糕一点的话,你下一个故事世界就是惩罚性故事世界,跟你上次一样。”

苏白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问道:

“我可能自己也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们居然会觉得,

我会在意这个?”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任毅
宜黄县妇幼保健院
长春治癫痫病的专家
海口知名癫痫病医院
苏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