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猎国 百一十二章 【阴差阳错】(八千字)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0:29 编辑:笔名

猎国 百一十二章 【阴差阳错】(八千字)

(二合一章节)百一十二章【阴差阳错】(八千字)清晨的阳光洒在远处的山岚上,山上仿佛带着淡淡缭绕的雾气。

艾德琳.克伦玛,我们的可怜虫小殿下就站在硕大的露台上,她只穿着一件藕色的宽松睡袍,赤着双足,雪白的双脚踩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双手扶露台的围栏,静静的望着远处。

这是一座圆形的庄园,脚下硕大的花园犹如一个广场,一排一排的冬青灌木被修建成了城墙的模样,穿着灰色亚麻袍子的仆人们已经开始了早晨的忙碌,清扫着昨夜寒风吹下的落叶,还有园丁,带着帽子,拿着硕大的剪刀仔细的修剪着冬青。

露台上摆满了鲜花——这些鲜花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个季节绽放,都是从遥远的南方运送过来的,也只有这里这座庄园的主人,才有如此雄厚的财力,进行着这样的——这些鲜花都是用魔法保持了生命力,可纵然如此,也只能保持三天之后就会枯萎。

可怜虫艾德琳的脸上有些忧郁的样子,事实上,在这里住了多曰,她的脸上就从来不曾再绽放过笑容,此刻清晨的冷风之下,将她的脸色吹得有些苍白,若软的淡金色的头发贴在脸颊上,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柔弱。

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艾德琳转过头来,就看见了一个面色严谨的中年女子,这是她的贴身女官,身为皇室的女官,这位中年女子脸上挂着常年不变的严肃,她推门进来后,身后还跟了两个年轻的女侍,一个手里捧着托盘,上面摆放了早餐,另外一个则捧着殿下的外衣。

“殿下,您这样会着凉的。”女官的声音一成不变的古板,她走了过去,动作很轻,但是态度很坚决的将艾德琳从露台上拉回了房间,然后将露台的门关上。

“现在您必须进早餐,然后换好衣服——您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皇储殿下早上来了,他会在楼下等您。”

艾德琳的脸庞有些消瘦,显得下巴有些细细尖尖的样子,却衬得她的眼睛格外的大,看了看这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官,她叹了口气。

早餐是新鲜的蜂蜜茶配着烤成了金黄色的面包,加上甜美的蜂蜜果酱。可是艾德琳却毫无胃口,她甚至只是胡乱的吃了两口,就丢下了食物坐在那儿发呆。

女官对于这位殿下喜欢发呆的毛病已经见怪不怪了,看见这场面,立刻一挥手,两个女侍就捧着衣服上去拉着殿下开始换装。艾德琳就仿佛一个木偶一般,任凭对方的摆布。

细细的腰带绑得太紧,宫廷式的长群将胸口高高的托起,却使得呼吸有些困难,这种看上去很漂亮的华服,只是真正穿上去才会体会到它有多么的难受!一个女侍熟练的将艾德琳的头发盘了起来,盘出一个高贵的发髻,然后很快几个女侍走进来,捧出二十多条不同款式的项链和首饰,珍珠的,宝石的,黄金的,玛瑙,猫眼……(如果那个土鳖在这里,看见这些东西,一定会把眼睛都瞪掉下来吧。)忽然的,脑子里就想起了那个家伙咧嘴大笑的样子,艾德琳的表情不由得有些痴痴傻傻,嘴巴上露出一丝出神的傻笑。

(现在那个土鳖一定还在野火镇上吧……他买了一栋房子了么?会不会依然拿着他那把又沉又难看的火叉跑去打猎?嗯,或许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佣兵吧?

几个女侍紧张的将一条一条不同款式的首饰给殿下换上,旁边的那个女官用挑剔而严肃的表情一个一个否决,一条碧绿的绿宝石的项链终于得到了她的首肯,女官才勉强点了点头。

当艾德琳被打扮得焕然一新的时候,她看上去就仿佛一个洋娃娃:金色的秀发盘起来,一个华丽高雅的发髻,两边还有两缕秀发垂落下来,很好的衬托了她的脸形,绿色和金色交错的宫廷礼服,将她的身体狠狠的“勒”成了一个葫芦形状——对于男人来说,这是大多数男人都喜欢看到的“S”形,但是只有可怜虫自己才知道这根本就是受罪。那条绿宝石的项链被挂载了胸前,宝石幽幽的光芒在高耸白皙的胸膛的衬托之下,有些迷人炫目。

女官这才稍稍满意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板着脸道:“殿下,请记住您的礼仪。”

可怜虫心中叹了口气,她站起来,面容漠然,眼神里毫无光彩:“我会的。”

※※※身为帝国的皇位继承人,也是的继承人,加西亚.克伦玛此刻就坐在大厅里享用着一杯红茶,这也是从兰蒂斯帝国贩运来的贡品,虽然并不喜欢喝茶,但是至少从仪表上看,这位皇储殿下毫无一丝能挑剔出来的瑕疵。

他那金色的头发梳理得极为干净整洁,英俊的脸庞苍白而严肃,裁减得极为贴身的礼服,就连袖口和领口都一丝不苟,一手捧着茶杯,他的脸庞上满是专著,仿佛在这一刻,品茶这件事情就是他世界上需要关注的头等大事。

甚至就连听见台阶上传下来下楼的脚步声,这位殿下也不曾抬起头来,而是用无可挑剔的姿态将茶喝下后,又掏出了一方雪白的丝巾擦了擦其实非常干净的嘴角,这才不慌不忙站了起来。

“我亲爱的妹妹,今天你的气色不错。”殿下的脸上挂着标准的浅笑。

※※※如果不熟悉这位殿下的人,都会认为这位殿下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皇族贵胄,他的礼仪,他的气质,他的仪表举止都无可挑剔的标准。就连他的宫廷礼仪老师都无法从这位殿下的举止里挑出哪怕一丝小小的毛病来。

面对旁人的时候,他的脸上永远带着笑——那种骄傲的,带着矜持和优雅的笑。而他的衣服永远干净,哪怕是出去打猎,骑马奔驰之后,他的靴子上也不会有一丝泥土。

身为皇位继承人,加西亚从来都是一个严谨的人——至少在举止上严谨,他很清楚,他从出生后来到这个世界上,他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等待!

等待他那位威严的[***]的残暴的父亲老去,然后将这个庞大的帝国交在自己手里。而在这之前,他只需要保持好完美的姿态,静静的,安分的,等待!

这就足够了。

如果你只听过这位皇储的名声和传说,光听到他和他所爱的男人的传奇故事,那么大多数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荒银而无耻的花花公子,整天沉迷于奢华糜烂的生活之中……可其实恰恰相反!

而对于这位皇储学生,他的老师,帝国皇帝信任的智者卡维希尔的评价则非常有趣:“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古怪的姓取向,那么我的这个学生将是我所教过的人之中严谨甚微的家伙。”

当然了,严谨甚微在有些时候的表现就是:懦弱。

年轻的皇储一辈子都不敢反抗他父亲的任何一条命令:骑枪大帝的残暴和[***],就是造成他懦弱姓格的根本原因。

可是这样的事情也有例外,这位一贯给人以平庸甚至有些懦弱的皇储殿下,只做过两件违背了骑枪大帝意志的事情:件自然就是他那古怪的姓取向。

而第二件,就是关于他的妹妹:艾德琳。

所以,尽管并不喜欢这个学生,但是卡维希尔对他的评价是:“其实,我们的皇储殿下,是一和很有人情味的好人。”

但是尽管卡维希尔没有说,大家却也想到过另外一层意思……有人情味的好人,往往就不是一个好皇帝……※※※加西亚缓缓走到了艾德琳的面前,他的每一步迈出去,步伐的幅度,速度,甚至每一步的距离都仿佛是尺子量过一样的准确,然后轻轻拉起艾德琳的手,做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

艾德琳心中叹息,她欠了欠身子还礼。

“希望这么早来没有打搅你的休息。”加西亚说话的嗓音很悦耳柔和,这个声音也是他给人造成“懦弱”印象的原因。

“我很好。”艾德琳明显有些无精打采。

“可是我听你的女官说,你的睡眠一直不太好,如果是因为你不喜欢这个地方的话,我可以给你换一个……”

“不,这里很好。”艾德琳仿佛笑了笑,她的笑容有些无奈:“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不是么?再美丽的风景,再美丽的庄园,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牢笼罢了。”

皇储沉默了会儿——对于尴尬而无法应答的话题,他通常都会保持沉默而躲闪,这一点也是他的姓格里懦弱的因素,随即他笑了一下,依然亲切而平和:“我知道你一个人会寂寞,所以我今天陪你来,带你一起去骑马。”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艾德琳苦笑:“加西亚,我知道你很忙,我也很感激你总是抽出宝贵的时间来陪我。只是……我很担心,你这样的举动会惹怒陛下……”

皇储依然沉默了会儿,他再次转移了话题:“我听说你近越来越不爱活动了,我想这对你的身体并不好,所以……”

“哥哥!”艾德琳终于忍不住了,她抬高了声音,嗓音有些尖锐,但很快,她看见了加西亚的眉头轻轻一拧,艾德琳终于叹了口气,小声道:“殿下!我只是不喜欢整天被关在一栋大房子里,偶尔只能等你来看我的时候,才能走出去透透气……”

皇储的眼皮眨了眨,他终于朝着左右看了看,轻轻的抬了抬手指,旁边的那些侍从和女官纷纷躬身退了下去。

等这里只剩下了兄妹两人的时候,加西亚才转过身去,缓缓的坐了下来,用他那平和悦耳的嗓音道:“你应该明白,这是对你的保护。”

“如果活着的代价是失去自由,我宁可去死。”艾德琳脸色苍白,用力摇头。

加西亚皱眉,他看着这个妹妹——这次她逃跑回来之后,就仿佛变得有些陌生了,她似乎胆子也比从前大了一些,而且心思……也让自己有些琢磨不透了。

“只是暂时的。”加西亚犹豫了一下:“我……和父皇谈过一次,我请求他宽恕你,而且他也同意了,只要你肯安心的住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跑……”

“宽恕?!”艾德琳忽然尖叫了一声,她的脸上涌出愤怒和仇恨来:“宽恕?!他居然用了这个词语?!让我安心住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跑……哈!难道他是怕我将他那丑陋不可告人的卑劣事情泄露出去吗!!”

皇储的脸色顿时一变,他霍然站了起来,走到了艾德琳的面前:“闭嘴!”

加西亚扬起手来,可看着面前倔强昂着头和自己对视的艾德琳,皇储的手僵在那里一会儿,终于没有落下,而是缓缓的收了回去。

加西亚的脸上有些无奈,望着艾德琳的眼神更有些痛心,艾德琳心中一软,不由得有些内疚,她低声道:“对,对不起……哥哥,我知道你为了救我,已经违逆了他的意思,我知道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我……”

“我没有兄弟,只有你一个妹妹,我不想将来……我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亲人都没有。”皇储摇了摇头,他的眼神有些柔和,但是这一丝柔和很快就被克制住了,恢复了方才的那幅彬彬有礼的模样。

“你真的不该这样的。”艾德琳摇头,她的语气很悲伤:“你应该很清楚,陛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加西亚,我的哥哥……你的这位父亲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为了清洗政敌,他甚至可以将我们的祖母囚禁在皇宫之中五年,而到死都不曾去见她一面!他甚至可以对我的母亲,他的妹妹,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

“不要再说了。”加西亚的声音冷漠。

语气里的冰冷和隐藏的怒气,让艾德琳心里猛的一跳!

“你是我的表妹,我没有亲兄弟姐妹,而你是我的同辈亲人,不管如何,我会保住你的命。”加西亚的语气很平静:“所以,请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什么‘死’之类的话了。可以么?”

艾德琳叹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是的,我明白了。”

“好吧。”加西亚淡淡道:“看来你的心情并不好,今天并不适合去骑马。那么我就改天再来看你吧。”

说着,这位皇储微微点头,再次拉起艾德琳的手在嘴边微微一示意,用完美无暇的礼仪转身离去。只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忽然缓了一缓。

“忍耐吧。艾德琳……我听说,他的身体并不好。所以,忍耐吧!”

当加西亚离去,大厅的大门被重新合上,厚厚的门板将外面清亮的朝阳挡在外面之后,艾德琳看着华美却空荡荡的大厅,忽然心中一阵茫然,她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就那么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冰冷的台阶上。

艾德琳在发呆,她垂头坐在那儿坐了好久好久。

终于,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那个古板的女官如幽灵一般缓缓走来,她走在大理石地面上的脚步毫无声音,这个女官站在艾德琳的面前好一会儿,打量着这位哀伤的殿下,原本严谨古板的脸上,眼神里也闪过一丝怜悯。

“殿下……方才皇储殿下离去的时候吩咐,只要您不走出这栋房子,那么任何需求都可以……”

“任何需求么?”艾德琳坐在那儿,忽然抬起头来。

“是的,任何需求。”女官点头。

“好!”艾德琳忽然跳了起来,她用力的将自己腰上的腰带扯开,将束胸的绳子扯开,然后就这么疯狂的将那套华美的宫廷礼服长群扯掉,她只穿着贴身的小衣站在那儿,明明冻得瑟瑟发抖,脸上却露出一丝昂奋和烦躁——这分明是赌气的表情。

“我要一把斧头……沉的那种战斧!嗯,还有一面武士巨盾!我要一件狼皮袍子,就是那种魔狼的皮做的袍子,还有……”可怜虫想了想,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我需要一个牙医!”可怜虫大声宣布:“给我找一个的牙医来!我要镶牙!金牙!!”

前面的要求,女官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当作是小孩子赌气索要古怪的玩具了,可是……金,金牙?!!

※※※※就在可怜虫发疯赌气的时候,土鳖却正在欢快的敞开声音大笑,然后将面前的金币银币铜板一把一把的抓了回去。

这是在路上的一家客栈的餐桌上。

一行人路上赶路,和这些走南闯北的商团在一起,夏亚仿佛很愉快,在休息的时候,他们喝酒聊天,很自然的也会找一个乐子……因为夏亚对女人方面的标准很怪异,已经心中有了一些疑惑的土鳖自然不会自曝其短,结果一个赌钱的提议获得了所有人的支持。

走南闯北的人,无论是车夫还是佣兵或者商人……赌钱都是一项男人们喜欢的娱乐活动。

而现在,桌上,几个兰蒂斯人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的几个铜板被对方拿去,不由得心中气闷无比。

不管是猜铜钱,还是赌骰子,又或者是押单双,这个拜占庭老爷总是神奇得无往不利!

而且,很显然他没有作弊,因为铜钱是兰蒂斯人掏得,骰子是兰蒂斯人用木头雕出来得,而猜单双用的木棍也是兰蒂斯人带的……夏亚很开心的赢走了对方所有的钱,三天下来,几乎所有的兰蒂斯人都将自己的口袋掏空了。

而夏亚开心的原因并不仅仅是赢钱……更重要的是,他在试验一个小小的魔法。

藏在挂坠里的那条叫朵拉的母龙终于开始教授自己龙族的魔法了——它分给夏亚的龙魂印记很微弱,也只能使用简单低微的法术……可魔法毕竟是魔法!

朵拉教会夏亚的个魔法就是:透视术。

这个法术其实在实际战斗之中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对于土鳖来说——呃,尤其是一个处男之心搔动得已经蠢蠢欲动的男姓土鳖,他还是非常满意的!至少,这个法术可以用来偷窥姑娘……以那微弱的龙魂印记,夏亚现在能达到的程度就是集中精神后,可以在短暂的五次心跳的时间内看穿大约一根手指那么宽的木板那样的障碍,而且,穿透的障碍质地越密实就越苦难,他尝试过的结果,暂时还做不到穿透墙壁或者铁板,但是木头或者衣服,就没问题了,虽然每次透视只有那么短短的心跳五次的时间,但是,用在赌桌上已经足以大杀四方了。

不过,要偷窥女人暂时还有些困难,因为这个法术在施展的时候,不但自己要注意力集中,同时被透视的目标,必须保持原地不动才行。

他总不能故意找一个姑娘来坐在面前不动让自己看吧?

当然了,他完全可以花钱叫几个记女来坐在面前……可那样的话,还用偷窥干什么?!

几天的时间,夏亚赢走了兰蒂斯武士们一个铜板,就连那个胖子古罗也输给了夏亚几个金币。

几天的时间下来,古罗和土鳖的关系已经相当亲密了——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他很小心的套着夏亚的底细,也差不多套得明白了,事实上夏亚实在没有什么底细可以被套,他的身世清白而简单,出生草莽,战争之中立下大功而被提拔而起——这些资料,军方公开的战报和嘉奖里已经写得很明白了。

但是,夏亚越是这样,却反而越发让古罗认定了这个家伙不简单!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么……说起来倒有些让人啼笑皆非……※※※这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古罗深夜走进了房间里,房间里,那个清秀的年轻人依然在等候。

“今天有什么进展么?”年轻人叹了口气。

“大人。”古罗犹豫了一下,他的脸色很严肃:“我认为,这个夏亚他一定有着不凡的身世!我甚至怀疑,他恐怕是出身于拜占庭帝国的某个军方的豪门世家!故意隐藏了身份,利用这次战争让他出头……我相信,在这个家伙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势力。”

“哦,为什么?”

“他的一个扈从!”古罗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仔细观察过他的扈从,其中那个瘦瘦的家伙,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武士!可是能当上骑士的扈从,这就让人有些费解了。今天的时候,我悄悄的在衣服力藏了一块魔力测试晶球,结果……我居然发现了有魔力的反应!!”

古罗压低了声音,道:“只是魔力的反应非常微弱,大概只有低阶一级的程度!但是也足以证明,那个扈从,他是一个魔法师!!”

“哦?”年轻人的眼睛一亮。

“是的!魔法师!我猜,这个魔法师身上一定有什么隐藏魔力的魔法道具,将他的魔力隐藏住了,所以平常我们都没有察觉出来!他一定是一个实力不俗的厉害魔法师!哼,这个夏亚能和黑斯廷交手,他的实力自然相当不简单!这样厉害的家伙,身边跟随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低级的魔法师呢?所以……那个魔法师的实力一定是故意隐藏了!!

而且……能用魔法师来当扈从,这个夏亚的出身就绝不简单!只是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他到底是拜占庭帝[***]方的人,还是皇室培养的棋子……”

(正在马棚里喂马的多多罗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低声抱怨:又让老子喂马,我多多罗大人可是高贵的魔法师啊……)年轻人站了起来,他沉思了会儿,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如果这个夏亚背后真的是一股势力的话,那么他这次立功提拔就不简单!他这次回到奥斯吉利亚,一定会被重用,成为拜占庭帝[***]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年轻人坚定的一挥手:“收买他!想办法收买他!不管他要什么!钱财!女人!收买他!必要的时候,给他提供一些帮助!给他一些好处!他要什么?你试探一下,尽量满足!先不要对他提出任何的索取和要求,尽量满足他的贪心!尽可能的和他结下友谊!!任何一个大人物,想要在他身上获得长远的利益,就必须在他还没有真正发迹之前投资!所以……收买他!!”

※※※得到了指令的古罗,第二天继续和夏亚套近乎。

“夏亚大人,似您这样的功勋,这次回到燕京一定会受到重用吧?”古罗刻意恭维:“人生如此,实在是风光无限啊。以后财富权势,还不都滚滚而来么?”

夏亚却忽然叹了口气,一脸的淡然:“财富权势么……哼,那又怎么样呢。”

他揉了揉鼻子,坐在马上,寒风吹得他直流鼻涕:“钱么,够用就好了。至于吃穿什么的,填饱肚子也够了。住的房子再大,睡觉也就一张床而已。山珍海味虽然好吃,但是每天吃也会厌烦……”

嗯,他不爱钱,那就是喜欢女色了。

古罗心中认定了这点,就开口道:“以大人您这样年轻有为,只怕身边少不得有什么红颜知己吧?”

提到这个,顿时就戳到土鳖的痛处了!!土鳖顿时脸色一变……女人么……想起在野火镇那个酒馆里,那个小孩子扑进索非亚大婶侄女的怀里,叫的那声“妈妈”。

悲剧啊……一看夏亚脸色有异,古罗顿时兴奋了起来,他认定了自己是找到突破口了!这个家伙看来在女人方面有弱点!!

于是,古罗小心翼翼的套着话,一心想打听清楚,这个土鳖对什么类型的女人比较喜欢。

不怕你有爱好,就怕你没爱好!

不管你要什么样的女人,美艳的,妩媚的,冷艳的,清纯的,还是熟女萝丽……只要你开口,凭借咱们的本事,都可以给你弄来!!

结果,好不容易套了半天,心中颇有几分难言之隐的夏亚,已经不肯轻易说出自己的那一套被老家伙灌输的女人标准了,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说不定是被那个万恶的老家伙耍了……(老家伙……依然,再次,含笑九泉……)不过,古罗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套了半天,才终于从夏亚口中套到了一句有价值的话。

“我喜欢的女人么……大概么……嗯,应该是就像是索非亚大婶那样的吧……嗯,应该是这样的。”夏亚的语气已经不如从前那么笃定了。

可是,得了这句话,古罗却如获至宝,当夜就回到了房间里和那个年轻人商量。

当夜,这位身份神秘的年轻人果断下令。

“查!!发动所有情报络!给我查!查清楚,这个叫索非亚的女人所有的情报!!!我要知道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

很快,整个拜占庭帝国北部,所有的兰蒂斯的密集情报组织都收到了一份加急的紧急命令!

发动所有的力量,迅速查清一个居住在野火镇上的叫索非亚的女人的所有资料!

一时间,人仰马翻,风起云涌。

无数潜伏在拜占庭帝国多年的,兰蒂斯帝国精心培养出来的的间谍和情报人员,纷纷涌向了野火原上的那个小镇……※※※一直到了很多很多年以后,已经成为了兰蒂斯王国的情报监察部长的古罗,当他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悲愤不已,认为是自己人生之中的污点——自己居然动用了潜伏在敌国北部的三分之一的力量,去查一个镇子上的买菜大婶……这件事情也成为了古罗职业生涯之中的笑柄。

“妈的!老子当年就是被那个混蛋骗了!那个混蛋哪里有什么背景!他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土鳖!一个没见过美女的愚蠢的小处男!!!”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苏州圣爱医院电话多少
北京德胜门医院靠谱吗
安顺看癫痫病哪家
贵州治牛皮癣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河北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