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旧日篇章 第二十三章 吃了我,活下去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3:16 编辑:笔名

旧日篇章 第二十三章 吃了我,活下去

“妹子放开我,你块头太大了我怕!”那条灰色的蛇不停的扭动,嘴里居然吐出人言。

那铁塔般的女人没有表情,她当初选择了这条路,那就没什么好后悔的,她将灰色的蛇放在陆离的面前,声音带着些许清脆的说道:“哥哥说,让你研究一下这个,这恐怕是个新物种。”

“那替我谢谢城主了!”陆离接过那条灰色的蛇,掂量了两下,就看向一边的方毅,对他说道:“你也进来吧,我现在给你进行初步的调整,来保证你不会立马死亡。”

“研究?我讨厌研究这个词。”那条灰色蛇不停的扭动身躯,蛇身缠绕在陆离的手臂上,随后就被陆离丢进了一个培养槽里面,盖上了盖子。

“先来解决你的问题吧。”陆离转过身看向方毅,他的气色看上去不错,毕竟现在没有了食物的危机,但是眼睛之中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憔悴,十三种诅咒和副作用,折磨的他根本不能还好休息。

“你身上的诅咒一旦发作就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想要活下去只有两种手法。”陆离伸出手指缓缓的说道:“一是强大你自身,让你的身体可以承受这种伤害,二,那就是将诅咒变害为宝,转化为你的力量。”

“你想要快速强大,我可以给你做个手术,往你身体里植入我研究的扭曲之核,借助扭曲之核的力量,你会成为半个修正者,这样的话,你甚至有机会将诅咒一点一点扭曲,只不过那扭曲之核,我研究的还不算完善,你接受移植之后,估计以后都没有真正的机会成为修正者。”

“而如果你选择第二种的话,十三个诅咒还是有点少了,我会在你的身体植入大量的诅咒,你再设立一个本命诅咒,将所有的诅咒聚合起来,这样的话虽然你会遭受永恒的痛苦,但是你也能将诅咒化作自身的力量,甚至有着长生不死的可能。”

“长生不死?”方毅眼睛闪烁了一下。

“没错,我曾经和一个名为奥劳拉的吸血鬼女王共事过,她就是因为仙女的诅咒,化身为了吸血鬼,我的实力无法施展强力的诅咒,但是质量不足,量来凑,我的这套诅咒方法,就是模仿奥劳拉来进行的,只不过掺杂了这个世界的扭曲之力,更适合这个世界,你可能会变成一个和吸血鬼类似的新物种。”

“那么,代价是什么?”方毅看了眼那边的扭曲之核,闭着眼睛问道。

“变得和我一样帅!!”灰色的蛇在培养槽之中,插嘴道,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去理会他。

“诅咒的力量会折磨你一辈子,你的食物也有可能被改变,如同吸血鬼一般,只能以血液为食,并且初生的一段时间,你会极为害怕阳光等一些东西。”

“那我就选择诅咒改造吧!”方毅再次看了眼那边的扭曲之后,随后看向一脸微笑的陆离,他明白,如果自己选择了扭曲之核,那么自己的价值就会直线下降,被不需要的陆离随手抛弃。

“你倒是聪明的很,等下多想想,是什么让你活到现在,那能给你力量。”陆离一边清理实验台,一边笑着说道:“大量的诅咒植入,会让所有诅咒,短时间再爆发一次,我可以通过其他手段保持你的身体的性命,但是你的精神如果崩溃,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我明白了,我会活下去的!”方毅躺倒实验台上,闭上眼睛,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死,记忆飘荡,方毅脑海之中再次出现那个他想都不敢想的人。

十年前,大灾变开始之初,方毅身为一个废宅,跟着大部队慌乱的逃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认识了那个女孩,也多亏了她的照顾,方毅才活过来早期的那段时间,并且他现在谨慎等优点,都是从那个女孩身上学到的。

“嫁给我吧,黄怡,我会永生永世对你好。”方毅单膝跪地,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拾来的戒指,满脸幸福的说道,哪怕是在大灾变之后,哪怕他每天颠沛流离,但他还是觉得那是他幸福的时光。

随着种诅咒植入,方毅的身体顿时全身抽搐,各种诅咒全部发作,他浑身通红,手上的诅咒之痕直接崩裂,颈脖之处的荆棘的印记疯狂绞动吸收着血液,眉心的血虫钻入脑海里,仿佛在啃食着什么,心脏处的植物开始发芽,根系紧紧的缠绕着他的心脏。

随着又一种诅咒的植入,方毅的身体有些部分开始腐烂,两边的脸上的红痕张开,他如同上了岸的鱼,拼命的呼吸,却呼吸不到任何的氧气。

各种各样的幻觉,出现在方毅的的眼中,求婚的场景也再一次出现在方毅的眼前,他不敢抬头,比起肉体的折磨,他更加的不敢去面对这个女人。

她穿着一身白的刺眼的婚纱,缓缓的接近方毅,让方毅痛苦的喊道:“别过来,求你了,别过来!!”

第三个诅咒种下,方毅的身体里无数的血液蠕动,化作一条条虫子,啃食着他的血肉,疼痛进一步折磨方毅的神经。

陆离将又一个处理好的材料放下,看着方毅,对方的意志虽然坚强,但是估计再几个诅咒下去,他就会崩溃,不过无所谓了,道路是他自己选的,看来自己高估他了。

再次拿出一些材料,对其施展邪法,并将副作用化作诅咒植入方毅的身体,同时将毛发扎入方毅的身体,反向注入生命力,防止方毅的身体就此死去,毕竟不能失信于人。

“别过来!”方毅眼泪鼻涕混杂着血液全部流出来,看着无比的狼狈与恐怖,她并没有停止脚步,白骨穿着白色的鞋子停在方毅的面前,只剩下白骨的手摁在方毅的头顶,上面的牙痕清晰可见。

“或许那个时候,我就该死去!”方毅接近崩溃的意志,再也无法承受住来自己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渐渐的开始崩溃。

幻象之中,方毅掏出随身带着的破铁片打磨成的匕首,准备杀死自己,就看到白骨将手搭在铁片上,将铁片抽过去。

“你想亲手杀死我么?那也挺好的。”方毅闭上眼睛等着死亡,但是听到的却是铁片被丢开的声音,他睁开眼看着对方只剩下白骨的头颅。

她抱住方毅,一如几年前他们被困在地底时一般,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腿,轻笑着说道:“阿毅,吃了我,活下去。”

北太平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莆田涵江医院怎么样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昆明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陕西治妇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