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南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绝世邪君 第二百四十五章 王灵境_1

发布时间:2019-12-05 06:41:50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二百四十五章 王灵境

砰…

诸人尚未回神,柳云如炮弹倒飞,直接被黑影震飞出上百米远,像是断线纸鸢一般,身子扎进虚妄的废墟中。

“哼,敢伤我徒儿,真是不知死活…”击飞林云,黑色光影负手而立,一名同样裹着黑袍的苍老身影铿锵矗立。

轰隆…

在废墟里,林云打了几个滚,一口鲜血喷洒出來。

“刚刚,刚刚发生了什么?”

“掌门,掌门败了?这怎么可能?”

“一击……一击就把林云击飞了?这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场下的人全惊呆了,无论云鼎宗或是离火宗,所有人的目光都满是惊容的落在黑袍老者身上。

这老者仙风道骨,负手而立颇有脱俗气质,一身残破的黑袍迎风舞动,卷起黑白兼并的发丝,不正是朴泉?

“我刚才,好想听他说徒弟?秦石是他的徒弟?”

一句话扩开,诸人皆是惊容错目,凌霄和血尊者都为之动容,林云拥有王灵境中期,一击能够将他击飞百米,少说也是王灵境后期吧?

甚至可能是玄灵境。

这种程度,能够俯瞰古城了。

“这小家伙,原來还带了救兵,可真是了不得啊。”凌霄抿了口吐沫,湿润下燥热的喉咙后干谒一声。

凌霄却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秦石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当初突然出现的挥手挡下假面修罗·赵岩的神秘高手,现在又來个莫名其妙的师父,这些力量已经超乎常人的想象。

而当初,就是他亲手,将拥有这等力量的秦石推出门外,这究竟是多么的有眼无珠?

朴泉眯着老眼瞄向秦石,秦石此时正在滚滚灵力的包裹下,全身散发着淡雅的光辉,这令他不由怔了怔:“呵?这小子,天都要塌下來了,他竟然不动如山的在这突破?真是够胆大………”

说着话,他的眼神四下扫动

,突然间落在横躺的诗兰躯壳上,苍老的身躯不由一颤,眼眸变得低沉不少:“这小妮子死了?”

他拳头捏的很紧,但人过半百的他,早已看透生死,人生一遭,终有一死,此乃天理,天命难违,谁都不可避免。

为此,他长叹一声:“安息吧……”

旋即,他环顾四周,望着周遭狼狈的废墟,书中玉已经飘忽进焚书当中,剩下的人皆是残破不堪,伤痕累累。

本來一座三级城池,就这样变成千里废墟。

“这小家伙,真是到哪里,都一定要闹的惊天动地才肯罢休啊。”朴泉苦笑的摇摇头,旋即将目光挪动,冷厉的瞪向林云。

“别装死了,起來吧…”

“咳咳……”在废墟中爬起來,林云扶着一块碎石,左手捂着胸口凝重的盯着朴泉,在朴泉身上令他感觉到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这种力量并非灵压,而是來自灵魂的压力。

“阁下,好身手…”他长吁一声,咬破嘴唇令自己保持冷静的低吼一声:“但这是我云鼎宗和这小鬼的私人恩怨,如果阁下愿意袖手旁观,我云鼎宗必有重谢…”

朴泉沉默一下,眼眸中挑起抹淡淡的嘲弄:“哦?重谢?说说看…”

闻声,林云老眼一亮,以为有戏的思索一番,赶忙言道:“这古城,马上就是我云鼎宗的囊中之物,只要你愿意袖手旁观,我愿意让出这古城的半壁江山与你平分,你看如何?”

“一半?”

嗤之以鼻的哼声,朴泉眼眸一挑:“呵呵,确实很诱人,但好像这古城里无人是我的对手吧?我何不如杀了你,独享天下?”

“你……”

林云被噎的语拙,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旋即只见他拳心捏的吱吱作响,身躯突然疾驰而起,如惊鸿之势朝:“哼,同样是王灵境中期,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既然你不识趣,我这就灭了你…”

“喝,狗急跳墙吗?想要灭我,不自量力…”望林云突然冲上前,朴泉宠辱不惊,残破的黑袍张开,一双枯朽的老手探出,一抹无形之力,翻滚而出。

噗…

诸人皆是迷惘,只是尘沙扫荡,旋即疾驰的林云尚未回神,只是眼神虚晃一惊,身躯戛然间僵硬原地,一抹异常的恐慌自眸间流露,身躯直接翻飞出十几米远。

轰隆…

砸飞在尘埃中,林云痛苦不堪的在地上连续抽搐,两手恶狠狠的抓着头发,一阵嚎叫。

“发,发生了什么?”

“不会吧?同样是王灵境中期,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他刚才做了什么?竟,竟将林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诸人纷纷惊慌失措,凌霄也是满目不解,刚才他连半点灵力的波动都为察觉到,林云反倒像是自己翻飞出去一样。

朴泉究竟做了什么?

“是精神力…这老前辈是操控精神力的高手…”突然,血尊者极为凝重的低吼一声。

“精神力?”凌霄先是一怔,旋即恍然大悟,突然间明白什么的惊喊一声:“我确实听说过,精神力强大之人,可夺敌将首级与无形当中,但始终只是听闻,却从未见过,这是头一次……”

夺敌将首级于无形当中?

众人皆是咂了咂舌,目不转睛的盯着朴泉,眼神中充满了惊悚,这秦石究竟认了个什么样的老妖怪为师父啊?

折磨林云一番,朴泉似乎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他,残破的袖袍一挥,掌心一攥,无形之力如尘沙溃散,解脱林云的疼痛。

“哼,这样杀了你,实在太便宜了,敢伤我的宝贝徒儿,非要亲手掏了你的心窝…”朴泉尊威凛冽的低沉一声,旋即虚晃一闪,如冷箭离弦。

林云吃痛的趴倒在地,冷眸徒然扩大。

一种前所未有的死亡呼唤,在他的脑海中传开。

轰…

但这时,全场一惊,大地距离颤动一番,九天云霄泛起团团迷雾,黑暗的阴霾遮挡住苍穹赤日,一道晴天霹雳般的奔腾贯彻而下。

啪嗒…

下一霎,一只略显稚嫩的手掌探出,一把抓住朴泉的肩膀将他按下:“呵呵,老家伙,你还知道來啊?”

“你醒了?”

“秦石醒了?”

望见手掌的主人,在场的人皆是一愣,手掌的主人不正是少年秦石?

只是此时的他,照比刚才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这种变化很难用语言形容,是一种气质上的升华。

他周遭的气场团团永烈,眼眸清澈而深邃,映射出淡淡的光芒。

凌霄和血尊者眼眸一怔,在秦石身上感觉到滚滚的灵压,惊愕一声:“这股灵压……是王灵境?他突破成功了?”

破灵境和王灵境,一个飞跃的质变,凌霄和血尊者同时抛去羡煞的目光。

“石头,你成功了?真是太好了。”书中玉在焚书中,发出微弱的欢喜声。

“嗯。”

秦石嘴角微微上扬,挂着浅淡的笑:“玉姐,连累你了,马上就替你报仇。”

朴泉老朽的身躯一僵,回首望见秦石微微错愕下:“小子,你醒了?呵呵,王灵境,不愧是我的徒弟。”

秦石仰起头,望见朴泉撇了撇嘴:“哼,老家伙,亏你好意思说我是你徒儿,我在这被人血虐的时候你人呢?我以为你不敢來了呢。”

朴泉愣一下,有些无奈:“虹云城距此数千里路,你当我会飞不成?”

闻声,秦石先是怔了怔,旋即咂了咂舌的惊吼:“你别和我说,你是徒步过來…”

“额……?”朴泉怔了怔:“不然呢?”

“……”秦石眨了眨眼,旋即面色大变:“喝,你真是徒步?那可真是为难你了,一路上是不是鞋子都磨破了几双?”

“那到沒,你可别小瞧我这双鞋,它可是由上等铁甲犀牛的兽皮打造,乃是上等玄兵…”朴泉沒听出來当中的讽刺,很自豪的应一声。

“……”

彻底语塞,秦石拳头捏的吱吱作响:“糟老头,你是真傻假傻啊?难道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驿站?你丫玄兵就是让你拿來赶路的是吧?你丫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脚底下是玄兵是吧?”

“就你这脑子,我要认你当师父,除非我脑子和你一样,被门挤了驴给踢了…”

一连串的怒吼,直接把朴泉给弄蒙了。

秦石确实有些生气了,如果不是这朴泉脑子短路,诗兰也不会被林云击杀,虽然现在有办法复活诗兰,但当时那种心痛欲绝,他始终难忘。

感觉到秦石话语中的火药味,朴泉老脸一横,他真忘了驿站,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得了,你也别激动,我现在就帮你把这老杂毛杀了…”

说完话,朴泉举手,一抹狂傲的灵力自九霄翱翔而下,形成团团光圈汇聚在他的手掌间,化出一道惊天的火球。

望见火球,秦石紧了紧黑袍,他完全相信这火球能在举手投足间,涅灭林云的生死,朴泉有这本事。

但这时,他拦下朴泉,将他的手腕压底:“呵呵,不用你。”

“嗯?”

朴泉怔了怔,道:“不用我?”

“嗯。”秦石应一声,旋即他挡住朴泉,黑色的眸子中闪过道冰凉的寒流,眸光炸开:“呵呵,有些仇恨,终归是要亲手解决。”r9

嘉祥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中医看牛皮癣效果
德阳性病医院排名
太原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长治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